首页 > 超准的古代识人面相之术

超准的古代识人面相之术

互联网 2021-12-09 03:32:14

面相学是一门古老的学说,古代人民的智慧都凝结在里面,那么相较于现代的面相学而言,古代的识人术有哪些值得我们借鉴的呢?下面我们就来看看古代的看面相识人术都有哪些内容。

 

 

古代观脸型识人术      1、头发多的人是劳碌名,心眼小。    2、眉毛长的人身体虚弱,多病。    3、女人额头上有斑迹者,家庭多有不幸。    4、额头宽的人聪明,开朗。    5、三个头涡的人非大人物便是恶人。    6、牙齿孔隙大的人爱撒谎。    7、大脚勤,小脚懒。    8、好哭的孩子健康。    9、女人肤色白有良缘。    10、眼角多纹,眉重的人多情。    11、眉毛和眼睛间有痣的人多淫。    12、耳朵大耳厚的人有福气。    13、嘴唇厚者不善辞令,嘴唇薄者多嘴、    14、昂首走路的人开朗,低头走路的人好色。心计多。    15、嘴小的人细心,嘴大的人吃四方,性欲强。

 

古代观眼识人术

    1、醉眼 酒色破财相。    2、睡眼 贪贱孤苦相。    3、惊眼 胆弱夭折相。    4、病眼 体弱多疾病。    5、淫眼 奸邪淫色相。    6、丹凤眼 智慧聪明。    7、龙眼 忠心耿耿 可信任。    8、虎眼 威严英武 大蒋之才 感情丰富 艺术人才。    9、马眼 平庸 志不高。    10、鹿眼 性急 富有感情。    11、猴眼 机敏 多疑淫 为人忠厚 讲义气 欲强。    12、鱼眼 愚笨 短命之人。    13、鼠眼 灵活好动 盗窃之流。    14、羊眼 奸诈心恶。    15、鸡眼 性急如斗 多毒 多淫 孤僻无人缘。    16、眼神 眼神不强的无判断力;眼睛有光的聪明;偷视的奸狡、贪淫;眼光上视的骄傲,目中无人;眼光下视的多疑、拘谨;眼神不定的心不安份,非偷即骗。

古代观鼻识人术

    中国故相曾称:“鼻者画之山,不高则不灵。鼻通于气,以察神志之躁静,心胆之强弱,    1、鼻高而不对称则凶。    2、鼻塌而鼻尖肥,是劳碌名,难成事。    3、狮子鼻属政治家、外交家型,不论男女精力充沛,好动、活泼,进取心强。    4、伏犀鼻艺术家型的鼻子直长,细而凸出,这种人大都内向,性情平和、温柔,不走极端,暧美、富有理想,富有艺术天份。    5、折欠鼻型,鼻子尖往上翻,是鲫鱼嘴型,固执。这种人多爱嫖,赌次,问东问西。    6、鹰勾鼻,笔尖向下留勾,这种人贪梦,自私自利,为人奸诈狡猾。

 

古代观口唇识人术

    古人云:“喜怒哀乐,有动于中,必形于外。”    1、唇厚的人,富贵长寿之相。过于厚的人其肉欲旺盛。    2、唇厚的人,好辨,机伶,外刚内怯,是薄情人。    3、长唇的人,竞争心强,重事实,能力强。    4、短唇的人,富于想向,缺乏果断,犹豫不决,嘴里存不住话。    5、唇两端上翘的人,乐观、进取、幽默。    6、唇两端下垂的人,忧郁、悲观、易怒、    7、樱桃口,属女性口,爱美,温柔多情。    8、方口属男性口,能力强,重实际,好享受。    9、吹火口,能力弱,缺乏果断力,一生孤苦。    10、覆船口,这种人奸猾,贪心不足。    11、仰日口,这种人乐观,不平凡,常能一鸣惊人。    12、口能开大合小与脸对称最宜“口阔容拳,出蒋入相“口如露齿,有事难遮。

    

古代观脸型识人术

    1、三角脸的人,想象力丰富,欠实际能力,浪漫型,想多做少,防心较多。    2、正方脸的人,聪明而有行动力,品格高尚,心胸宽阔,充满精力,有外交本领,幽默感强。    3、长方脸的人,活动性强,缺乏扎实性,人际关系差,不体谅人,如果女性则性格开朗,不安分与男人争强。    4、圆脸型的人,宽宏大量,为人忠厚,心慈手软,不害人亦不防人,与谁都过得去。    5、宽广无型脸的人,耐力强,感情脆弱,能替别人着想,容易被他人左右,上当受骗。    6、尖下巴的人现实派,成功与失败对等,易受异性爱慕。    7、宽下巴的人头脑聪明,野心大,长于谋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古代面相故事三则

 

第一则

一次宋太宗召高僧为诸子相面,时寿王赵恒正睡未到场。高僧阅遍诸王道:“遍观诸王皆不及寿王。”太宗诧异:“未见面何出此言?”高僧笑答:“虽未见寿王,老纳观其门前三仆人面相贵不可言乃将相之才也!何况主人乎?”赵恒就是后来的宋真宗,三仆人张耆、杨崇勋、郭承佑后来2个任宰相,1个任枢密使。 

中国看相之术,早在三千多年前周朝就已精到了。直到近代,由于人们把它作糊口之计,江湖之技,所以大有一代不如一代,反而退步到不如早年了。看相之术,依中国古书上所记载的看,其灵验程度似比印度的相人,和西洋的相掌高得多。至于算命一事,则是中国独有的学术,世界各国所没有的,对于人生的吉凶休咎、妻财子禄、寿数等的判断,有时比看相更可靠。比如说,初生的婴孩以及未成年的童子,因为面貌体格还没有定型,就不容易看得清楚;而算命就不同,每人一出生时辰一定,这一生的祸福都注定了的。

 

第二则

宋朝真宗皇帝时代,与欧阳修同时有一个宰相名叫王敛若的,是江西新喻人。在周岁的时候,有一个自称为江西龙虎山的道士,由他家人请到家裹替他看相。道士看了,说:此子年少登科,异日官居一品。家人问他,将来会不会破相,有没有其它的缺陷?道士却说不出来。

为什么他的家人特意去请道士替他看相呢?原来王钦若出世三朝定时那天,因为古时没有钟表,夜间出世的定时最难,而他就是夜间出世的,所以他就请好几位算命先生来商量,把他出生的时辰定出来。把时辰定出的时候,算命先生中有一个自号太极老人的,除被公推主笔为他定时外,还为他批命,他竟这样批道:此子年少登科甲,中年累官至宰辅,名闻天下,面貌清秀,难免有被相;其人应短小,秉性又倾巧。智慧过人,可惜好道怪诞;一生为人不诚,为官不清。命中注定,美中不足!世运所趋,贤人受厄。这位太极老人批了之后,便唏嘘三叹而去。

 

当时王钦若旳家人看见开头所批的年少登科甲和累官至宰辅,当然大大欢喜;但后面所批的却有所忧了。由于王钦若只是普通的人家,只要这个孩于将来会做宰相,也都满足了,总算得了很大的安慰。太极老人走了之后,家人就问其它算命先生,所批的话是否全对?贤人受厄,又是何解?大家都说所批的一点也没有错,所谓贤人受厄,大概当他为宰相时,有贤人被他所害的意思。

 

家人又问所谓破相当是怎样?算命先生说,在八字上只能看出将来难免破相,至于怎样破相却看不出的。定时之后几天,家人又请看相先生来看相。但看相先生当时只能从婴孩的直冲天庭的高鼻,看出这孩子将来必是大贵之人而已,其它的也看不出来,说是婴孩相局未定,最少要待周岁之后,才能看一些。家人又因为太极老人批语中有可惜好道怪诞之语,所以到了周岁时,就去请一个龙虎山的道士,来替他看看相貌上有无学道的相。当时家人看见道士不能像算命的能够那样肯定的批来,都认为相的工夫不如算命的。

 

王钦若后来,果然年少就被擢进士甲科,累官至司空门下侍郎,到宋真宗天禧年及仁宗天圣年果然两度为相。在相貌上,他也果然身材短小,其貌不扬,面部虽有几分清秀,而项间长一肉疣,被时人绰号为瘤相,也果是然破相了。关于他其它的事,宋史曾有这样的记载:王钦若状貌短小,项有附疣;然智数过人,每朝廷有所兴造,委曲迁就以中帝意。又性倾巧,敢果矫诞,招纳脏贿。真宗封泰山,祀汾阴,天下争言符瑞,皆钦若及丁谓倡之。

 

原来王钦若为人狡猾,善于巴结皇上;两度为相,贪脏纳贿自肥,信道教,倡符瑞,与奸臣丁谓、林特、陈彭年、刘豕珪等,被时人称为五鬼,这也可得见其为人若何了。太极老人批命所说的为官不清和名笑天下,当是指此事的。至于当时忠臣范仲淹、欧阳修的被贬,便是所谓贤人受厄了。

 

看相的难精在于五官的配合,而更难的则是气色的分辨。这命相的高深地方。命书和相书上都只说一些原则,无法细说,所以要靠个人的天资和经验,天资高的人,但有独特的看法;经验多的人,则有坚定的判断。看相的技术再如何高超,也只能沦为术,也就是旁枝末节的技巧,最终沦为江湖混口饭吃的技艺,糊弄个小民百姓而已。术轻而道重,习艺者当重道而轻术,注重内心的修为,方可能有所成就。

 

第三则

郑国有个神通很大的巫师叫季咸,给人算命特别准。他看面相推测人的寿命,说好这人三更死,这人就活不到五更。郑国人见了他都吓得飞奔,生怕他说出什么不吉利的话。列子去看了一次相,对季咸崇拜得不得了,回去以后就对他的导师壶子说:

 

“先生,我原以为您的道术是天下顶尖的了,没想到还有比您更厉害的人哪!”然后就把季咸的神通学了一遍。壶子说:“呵呵你小子,恐怕连什么是道都还没摸到呢!你只是学了一点皮毛,就拿去跟人周旋,人家当然一眼把你望到底啦!你叫他来,给我看看相!”

 

第二天,列子就把季咸请来了。季咸看了壶子的面相,一句话也不说,就跟列子出门来了。季咸对列子说:“唉,完啦!你这位老师死定啦,连十天都活不上了。我看他的面相,如同死灰泼上水,怎么可能燃烧起来呢。”列子听了很难过,呜呜地哭着来找壶子,把季咸的预言告诉壶子。壶子嘿嘿笑着说:“刚才我给他看的是我寂静的心境,把生机全部堵塞的状态,所以他会这么说。你明天再叫他来看!”

 

第三天,列子又找季咸来看壶子。季咸看了以后,对列子说:“哈哈,有救了!今天你老师的生机开始复苏了——大概是因为遇见我了吧,算他走运!”列子把这话转告了壶子,壶子说:“不错,我今天给他看的是一线生机萌发的样子。明天再请他来。”第四天,季咸看了壶子的相,表现得很疑惑。他出来对列子说:“你老师今天精神恍惚,大概是心神不定的缘故。这个样子我可没法看。你让他再定定心!”

 

壶子得知了季咸的话,对列子说:“刚才我让他看了一种毫无征兆的太虚境界。我的气度持平,叫他无迹可寻。明天再请他来看看吧。”第五天,季咸来看壶子,似乎有点发慌。他一进门见了壶子,面色煞白,扭头撒丫子就跑。壶子说:“撵上他!”列子就出去追,结果发现季咸跑得影子都没有了。列子回来说:“他跑没影了,我追不上……”壶子呵呵地笑着说:“这小子跑得挺利索。刚才,我跟他周旋应变,虚与委蛇;我随风而动,顺水而漂,他完全琢磨不定,所以就吓跑啦。其实,这只是一种万象俱空的境界,我的根本大道还没有拿出来给他看哪!” 

 

列子这才知道自己离“道”还很远。他回家去,三年没有出门,专心帮他妻子烧饭做菜;就连喂猪都保持一种谦和的心态,如同侍候人一样。他抛却了偏心,摒弃了浮华,在纷纭的世事中保持真朴,如此坚持了一辈子。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