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147章 番外十八(乐闻)_万千宠爱

第147章 番外十八(乐闻)_万千宠爱

互联网 2021-05-19 01:36:43
番外十八

昨天从浴室出来之后又闹了几次,因此两人可以说是睡到昏天黑地,一觉醒来的时候已是日上三竿头脑胀痛周身比她以往吊了一天的威压还酸,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身侧的位置,没人……

段听乐清醒了点,下意识环视了下没找到人,却隐隐有水流声从浴室里传出来心中有了大概,便又有气无力地把脸埋进枕头里。

“嗡……”电话忽然震动起来,是她的手机。

段听乐拿到手机,来电显示是哟哟她划过接听键,“喂?”

段听乐没意料到自己的声音居然沙哑成这样因此她这一开口那头的沈星杳便听出来了“你声音怎么哑?”

“嗯,刚睡醒,晚上空调开太低了。”

“你不是前天回来睡过一觉了吗?”

“还是困阿。”段听乐含糊道“我觉得我还能再睡几小时。”

沈星杳笑了声倒也没有怀疑她说的话,因为她在拍完戏的最大感受就是困,缺觉。

“对了你现在还在成都吧?”段听乐问她。

“对阿大概还要呆一个礼拜。”

“那正好我过俩天去成都看你!”

尤朝闻一开浴室门便看到段听乐正坐在床上抱着手机聊的眉开眼笑。

段听乐也察觉到了他,他换了身比较随意的居家服,她之前回北京活动的时候,两人不是在她的公寓翻腾就是他的,所以,他们双方的家里还有几件对方的换洗衣服,搭下来的刘海有些濡湿,应该是洗脸的时候弄湿的,跟平时比起来,莫名带了几分少年气,于是对电话那头的沈星杳道:“好了,不跟你说了,我准备去洗漱收拾一下,先挂了阿。”

尤朝闻朝她走了过来,开口问:“谁阿?”

段听乐诚实道:“哟哟。”

尤朝闻嗯了一声。

段听乐歪了下脑袋,忽然朝他伸出手臂,“太累了,抱我去洗漱。”

尤朝闻显然很喜欢她这样依赖的行为,嘴角上扬了下,随后一把将人从床上抱起来,段听乐立即自觉地抱住他的脖颈,视线不经意往他的稍微敞开了点的领口看过去,注意到了他脖颈上的几个吻痕,略微心虚地眨了下眼睛。

而待她进了浴室,看到自己脖颈之后,先前的心虚一秒烟消云散!

因为她脖颈上的吻痕一点都不比他少!是因为她杀青所以就放飞了?!

她半瞥着眼睛从镜子里看了一眼身后地始作俑者,始作俑者则朝他笑了下,这一笑,段听乐啥脾气都没有了,果然在颜狗的世界里,什么都是值得原谅的。

段听乐原本还想说去看成都找沈星杳的,可就她这脖子上的吻痕,到了成都怕是老底都能给她给扒干净,于是在刷牙的时候,她已经在想,晚点该怎么跟她解释不去探班能轻点挨揍,之前地小龙虾也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

段听乐洗漱完出去,尤朝闻正好拎着什么关上门。

“你点了外卖?”她问,刚问完,她便看清楚了袋子里的东西,不是外卖,是食材,她眼里闪过三分怀疑七分不安,不会吧,上次炸厨房还没有炸够吗?她现在还记得两个月前他们炸厨房的情景,这么一回想起来,不由地后退了半步。

她后退半步的动作落在尤朝闻的眼里。

“我后面特意学过了,这次不会炸厨房了。”

段听乐惊讶,“你后面学做饭了?”

尤朝闻嗯了声,朝厨房走,“我们两个在一起,总得有一个要会做饭的吧。”

段听乐眼里闪过一丝略微复杂的神色,看着那道正朝着厨房而去地挺拔身影,跟了过去。

“反正我工作也没有你忙。”说完,回头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

段听乐被他这意味深长的眼神弄的有些茫然。

下一秒,便又听见他道,“学的也应该比你快。”

段听乐:“……”那天的厨房也不是她一个人炸的好吧!

……

距离她下部戏杀青还有一个月,这一个月里倒也不少行程要赶,不过好在她休息的这几天,脖颈上的吻痕这才逐渐淡了不少,后面出门时用粉底遮遮正常出席活动也没有什么问题。

九月上旬,她新戏即将进组,这部戏按照正常的拍摄周期差不多得要六个月,并且这六个月里,导演他们统计过,他们差不多辗转几十个城市取景。

临进组的前两天,晚上吃过饭,尤朝闻收拾碗筷,段听乐则坐在沙发上继续琢磨她的剧本,《知法》是一部由热门悬疑小说改编的大ip,而她饰演的是女主,人物身份是一名脾性冷淡的高智商法医。

尤朝闻端着洗干净的车厘子过来时,段听乐还埋头写着自己对人物的注解,忽然一颗略微冰凉地东西抵住她的嘴唇,她垂眼看了下,是尤朝闻递过来的车厘子,她张嘴咬住车厘子,尤朝闻捏住车厘子梗轻拔了下,随后将梗扔进一旁的垃圾桶。

段听乐嚼着嘴里的车厘子,汁水清甜,“这个季节哪里来的车厘子?”

尤朝闻的视线落在她红润的嘴唇上,“国外空运的。”

段听乐:“……”是她太接地气了。

吐掉籽之后,段听乐道:“好甜呀,再来一个。”话说完也没自己动手,因为她正一手签字笔一手剧本,显然是在等尤朝闻投喂,她在北京这一个月里,至少有大半个月都是跟尤朝闻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比她上部戏四个月里见的所有次数都要多的多,主要是他一收工就往她家来,就这段时间,就从原本的换洗三四套到堂而皇之地打包了一个行李箱。

而习惯这种东西都是在悄无声息中一点点养成的,就像现在,段听乐可以理直气壮地等着他的投喂。

尤朝闻捏了颗车厘子送到她的嘴边,她咬住扯了下,低头正准备继续看自己的剧本,这眼眸刚垂下来,忽然耳枕骨连同着下巴被一只修长的手掌抬起来,在她不明所以睁着眼睛的时候,男人温热湿润的嘴唇便覆盖了上来。

同样柔软温热湿润的嘴唇接触到一起,段听乐无意识地轻哼了声,嘴唇被碾压了几下,随即便被撬开,他的气息一如既往地清冽,这两张嘴唇不知道互相品尝过多少次,早就对彼此熟悉到不能在熟悉,当即便配合地张开。

滚烫柔韧的舌头探了进来,勾勾她的上下颚,碰碰她缩在里面的软舌,段听乐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很快,她便察觉到,他的舌头去勾她藏在腮帮的车厘子,意识到了什么,一边伸手想要去撑他的肩膀一边想要去抢回自己的车厘子,但她此时早就被他禁锢住,同时车厘子也已经被他抢走了。

原本温馨绮丽的相吻变成了车厘子地称争夺战,在两人的争抢下的车厘子很快就被咬的缺一角少一块,清甜的汁水在两人的口腔里蔓延,因着车厘子原本就在段听乐的嘴里,大部分果肉其实都是被她吞下肚的,最后抢的有些急,她一口连同着籽都一道给吞了。

吞下去之后,段听乐愣了几秒。

尤朝闻则松开她的嘴唇,笑道:“明年你肚子里就要长出一棵车厘子树了。”

段听乐:“……”

她伸手在他的肩膀上捶了下,“无聊,你当我三岁小孩阿?”话说着,捏了一个车厘子把梗拔掉杵到他嘴边,幼稚地强迫,“吃了,连籽一起吃,要长一起长!”

尤朝闻深邃的眼眸里全是笑意,依言张嘴。

段听乐见状,眉梢立即满意地扬了起来,她要看着他把籽一起吃下去。

尤朝闻将车厘子含在嘴里,却没有立即嚼动,而是抬眼看着她。

段听乐眨了下眼睛,看她做什么?

她这念头一出来,男人便扑了过来,捧住她的脸颊,两人又吻到了一起,车厘子战没完,果肉吃了一大半,最后在段听乐的眼神攻击下,那颗籽还是落入了尤朝闻的肚子。

两个粗暴**的吻,两人的嘴唇都肿了,在对视间,似有温情,似有暧昧,空气似乎在灼热,在沸腾,原本已经分开的嘴唇与身子不知何时又默契地贴近,是衣服窸窸窣窣地摩擦声。

段听乐在深吻中湮没,声音喘,甜,“回,回房间。”

身子腾空,即便是在回房间的路上,两人都没有分开,段听乐一边缠着他的舌头一边又隐隐担心,一会应该不会抱着撞到墙上吧,不过事实证明,即便他不看路依旧能稳稳地将她送进卧室。

段听乐觉得自己最近好像中了尤朝闻的毒,等暖色的灯光下,男人坚毅的面颊泛着红,下颌处隐隐有汗水滑落,脖颈处突起的青筋清晰可见,喉结上下滚动,腹部的肌肉线条格外地漂亮,她好像有点舍不得把他让给别人了,一想到以后或许还有别的女人见到他这幅模样,双手无意识地死死地掐住他的手臂。

尤朝闻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是她的所有的眼神变化都被他看在眼底,还有她陡然用力掐紧了他的手臂,她的指甲前两天被他给剪掉了,所以看似手指都嵌进了他的肌肉,实际上他一点都不觉得疼痛。

她在想什么,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她沉迷了。

尤朝闻俯下身,想要去亲吻她的眼睛。

段听乐在他的嘴唇凑近之后这才倏尔反应过来,下意识地闭上眼睛,任由他的吻落在她的眼皮,她的眼睫…还蛮喜欢的,掐着他双臂的手指慢慢地松了力道,缓缓地抬手抱住男人宽阔的肩膀。you改网址,又又又又又又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手机版网址m.w.com新电脑版网址www.w.com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请牢记:.,    宋玖槿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tvbt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