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他人即地狱(韩国2019年任时完、李栋旭主演电视剧)

他人即地狱(韩国2019年任时完、李栋旭主演电视剧)

互联网 2021-12-05 09:41:34
第1集剧情图片

在住进伊甸考试院之前,尹宗佑一直认为自己生活的世界就是地狱,但自从住进这里之后,他觉得这里才是真正的地狱,一个用他人造成的可怕的地狱。尹宗佑从乡下坐着大巴来到了首尔,在他下车取行李时被一位大叔撞了一下,他急忙打开行李箱查看,发现笔记本电脑屏幕被打碎,他想去追赶那个大叔,可那人早已走远。这时他的女友智恩打来电话,尹宗佑不想让她担心,只好搪塞了两句,而智恩看见了要采访的人而结束了通话。尹宗佑来到电脑城打算维修破碎的液晶屏,可听说需要二十万韩元,让他很吃惊,最后老板提出收他十八万,他也只好在这里修理了,可刚出门他随口问了旁边的另一家维修店,听说只需要十五万,他意识到自己被那家维修店给抬高了价格。走出电脑城,尹宗佑看到了超市在搞促销活动,凭购物小票可以参与飞镖抽奖活动,最高奖品是笔记本一台,尹宗佑梦想自己能中得头奖就好了,可是最终只得了几个小玩偶的安慰奖。随后,尹宗佑开始寻找落脚的地方,之前几家环境不错,但是价格超出了他的预算,只有一家叫伊甸考试院的旅馆只需要十九万韩元的月租,他决定到那里看一下。尹宗佑爬了很高的楼梯,才找到伊甸考试院,这里环境很差,老板娘带尹宗佑去看了看空着的303号房,坦言之所以便宜的原因是因为这里曾经死过人,而自己平时会给住户提供营养补给,会赠送鸡蛋和泡菜之类的吃食,尹宗佑考虑着自己的钱袋,最终还是决定留下来。尹宗佑拿到了钥匙后,无意中走到了302的房间前,正当他准备开门时,发现311的住户正在门口直勾勾地盯着他,尹宗佑礼貌地问候了一句,那人一言不发地返回了房间。随后,有一个面带傻笑的住户出现在他的面前,告诉他302不是他的房间,尹宗佑想跟他多交流几句,他与转身离去了,让尹宗佑感到这里的一切都很诡异。尹宗佑打开了303的房门,房间很小,一切都显得很破旧,还散发着霉味,他决定暂时住在这里,等攒够保证金就马上离开。这时尹宗佑接到了母亲的问候电话,可下一秒就有人敲门,一位带着金链子的大叔提醒他,这里是公共区域不允许打电话,尹宗佑有些莫名其妙,但他没有反驳。随后,他开始整理物品,将洗好的衣物拿到天台晾晒,老板娘嘱咐他千万不要到四楼去。这时在浩哥来电约他出去喝啤酒,尹宗佑便起来准备出去赴约。尹宗佑到约定地点与在浩哥喝啤酒,在浩哥为他提供了一份在自己公司实习生的工作,并再三表达了自己对他的情深义重,又说起了尹宗佑如今的落魄,不禁让尹宗佑有些烦躁。饭后,他们在一家便利店门口目睹了一场打架斗殴,尹宗佑意欲报警,却被在浩哥阻拦,尹宗佑看着二人打架的情景,想起了自己当兵时所看到的类似事件,一时触景生情便冲上去阻止他们。斗殴的二人被警察和救护车带走,尹宗佑心中的烦躁难以抑制,他决定立刻回去,在浩哥为他打了出租车并付了钱。回到了考试院,尹宗佑站在黑暗幽静长廊里思考,忽然一位西装屡屡的男人出现在他背后,对他说道,站在这里是不是像无法逃出的隧道一样,尹宗佑觉得很奇怪,回复说我觉得可以逃脱,之后他便回到了自己房间。回房间拿了洗漱用品,尹宗佑便转身出门洗漱,这时隔壁的墙上有一个人透过小洞监视着尹宗佑。在洗澡时,尹宗佑遇到了那个傻笑又有些结巴的邻居,可是这一次他并没有结巴。洗过澡后尹宗佑过来煮泡面,那位带金链子的大叔拜托他帮着多煮几袋,随后他告诉了尹宗佑一些秘密,比如313的住户一直在偷看他,房东大婶给的鸡蛋不能吃,尹宗佑半信半疑地打碎了鸡蛋,发现里面竟然是小鸡胚胎。大叔告诉他自己下周就要离开这里回家打理渔场,而这里的人每个人都怪怪的,劝他有条件要尽快离开这里。吃过面后尹宗佑回到走廊,那个傻笑的住户再次缠了过来,金链子大叔打开门训斥了他。尹宗佑要开门准备回房时,他发现在311住户还是用碰上奇怪的眼神盯着自己,却什么也不说话,尹宗佑突然间迸发了火气训斥了他几句,然后有些克制地回了房间,他没有看到,那个住户的身后藏着一把锋利的刀。深夜了,尹宗佑梦到被他发泄怒火的311住户握着刀在门外不停念叨着是否要杀他,而对面的金链子大叔也在房间里摸着刀沉思,这时门锁好像被人扭动,尹宗佑醒过来后走出了门外,却什么事也没看见,他移步到旁边房间,却发现那里都是鲜血,这时走廊似乎有异响,他刚一转身就被重重地击倒在地,满头是血。这时尹宗佑才真正醒了过来,走廊里传来了争吵声,金链子大叔与傻笑住户起了争执,大叔质问他为何闯进自己的房间,可他却不肯承认,并让大叔下赌注赌一只手。311的住户站在旁边还是那样的眼神看着大家,而他的旁边有一个与傻笑住户长相一模一样的人站在那里,大叔非常气愤,原来他们是双胞胎,他想冲上前去教训那个住户,却被尹宗佑先前遇到过的那个穿西装的男子牢牢抓住了胳膊,面对这种种怪异的现象和奇怪的人,尹宗佑深深地意识到,原来,他们心里都清楚,这里就是地狱。

第2集剧情图片

戴金链子的大叔被穿西装的那个302住户所阻止,虽心有不甘,但也无奈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302住户叫大家都散了,尹宗佑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但觉得哪里不对便走了出来,他看到了311住户仍旧用那种怪怪的眼神看着自己,尹宗佑有些胆怯,马上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而311住户则拿出了藏在背后的螺丝刀,撬起了自己脚上的电子脚链。次日一早,尹宗佑准备去在浩哥的公司上班,老板娘为昨晚发生的闹剧向尹宗佑道歉,还告诉尹宗佑,戴金链子的大叔就要退租了,现在这里住的都是好人了。尹宗佑走出考试院后,觉得整个人呼吸都顺畅了,没想到在转角的路口被302住户叫住了,他询问尹宗佑在哪里上班,尹宗佑看到他穿着很厚实,便询问了一句,可他却不发一言,这让尹宗佑有些不爽。尹宗佑找到了在浩哥工作室的地址,却发现大门紧锁,随后有一个男子来到了门前,询问过后便开门带他走了进去。过了一会儿,在浩哥来了,他向公司里的人介绍了尹宗佑,目前工作室有四名职员,高尚满科长、设计师孙柔静、以及与他一起进来的朴丙民室长,在浩哥安排朴丙民室长带他。随后在浩哥把尹宗佑叫上了阳台,尹宗佑说那位室长有点怪怪的,在浩哥告诫他适应这个社会需要忍着,然后转身离开,看着在浩哥离开的背影,尹宗佑想起了考试院里戴眼镜311住户的眼神。考试院里的金链子大叔做了一个梦,梦到门外有人不断想破门而入,自己放在桌上的刀不翼而飞,接着,与他发生冲突的双胞胎和302住户以及311住户一起冲了进来,把他给杀了。大叔一下子惊醒,他看到自己的刀还在,立刻握在手上,这时他听到了楼上的房间发出异响,便决定上去查看,他走到四楼与他房间相同的房间,发现并无异常。他继续往里面走,突然一具血淋淋的尸体出现在他面前,大叔顿时毛骨悚然,随后他就被双胞胎中的一人打倒在地。朴丙民室长提出自己多了一双拖鞋,他要赠送给孙柔静,孙柔静却说更适合给尹宗佑穿,询问朴室长后把拖鞋转赠给了尹宗佑。尹宗佑没有被分配工作很是无聊,最后朴室长递给他一台笔记本电脑,为他安排了工作。打开电脑后,尹宗佑发现朴室长搜索过女士拖鞋,他马上明白那双拖鞋是他专门为孙柔静准备的。孙柔静对尹宗佑很有好感,这让朴室长心生醋意。下班时,在浩哥表示晚上有新员工要聚餐,尹宗佑只好放弃与女友智恩约会的行程,恰好智恩也遇到了上司安排的加班,二人对无法约会而遗憾。在聚餐中,在浩哥借着醉意把尹宗佑上学时的事迹都说了出来,还把尹宗佑最热爱的写作贬得一文不值,不断地劝他放弃。尹宗佑内心很愤怒,但表面却依然很客气。聚会结束后,醉酒的在浩哥被送走,尹宗佑拒绝了孙柔静再喝下一轮的请求,孙柔静见尹宗佑要走也失去了兴趣,这让对孙柔静心有所属的朴室长非常生气。考试院四楼,金链子大叔被揍得鼻青脸肿后绑了起来,双胞胎里没被带到警察局的那一个,正拿着一把斧头吓唬着他,他走出了房间后遇到了从警局回来的兄弟,二人进行了一番交流。之后换成了去警局那个双胞胎兄弟看守,他有些饿了便去找些吃的,金链子大叔便挣脱了胶带,并拨打电话给车警官,可是车警官却给挂断了,他只好自己准备逃走,谁知道302住户用锤子把大叔敲晕了过去。随后他找到了正在吃方便面的那位双胞胎兄弟,质问为什么不听自己吩咐,那人开始道歉并用力掌掴自己。尹宗佑回到了考试院,老板娘热情邀请他吃鸡蛋,他表示胃不舒服婉拒了老板娘。尹宗佑回到房间觉得很无聊盯着天花板看,随即站起来想去撕掉,但手机掉到了床底,他在捡手机中时摸到了一个本子,是上一个租客记的,上面写满了字迹。尹宗佑想起上一个租客就是自杀的,不由得一阵害怕,他鼓励自己不要害怕,也许喝些啤酒睡着就好了,他就去便利店喝了很多啤酒。车警官没有打通大叔的电话,就找到了考试院,表明身份后询问老板娘是否认识带金链的大叔,老板娘告知他是住在310的,并带着车警官查看了310房间,还找来了306其中一位双胞胎来作证。车警官带着疑虑离开了,正巧在楼下遇到了喝酒后回来的尹宗佑,他向尹宗佑询问310大叔行踪,尹宗佑表示自己刚刚搬来不太了解,车警官给了他一张名片,希望他如果有消息就联系他。看着车警官的名片,尹宗佑似乎想起了什么,他打算下去看看车警官走没走,而此时的车警官却遭到了302住户的偷袭,车警官在车里奋力反抗,但最终被302住户给杀害了。牙医带着蛋糕盒靠近了车门,他打开了车门后车警官的尸体滚了下来,随后他打开蛋糕盒里面都是针管,他将一枚针头302住户脖子插了进去,并称大叔你果然是失败作品。牙医取代了302住户来到了302的房间,继续透过墙上的小洞观察着尹宗佑。尹宗佑走上了天台与女友打电话,诉说这里的人似乎不太正常,但智恩却不以为然。这时牙医也来到天台,并与尹宗佑寒暄了几句,尹宗佑敷衍的回答碰上,他发现牙医一直在看着他笑,并对他说,亲爱的,你是否和我是同一类人,尹宗佑听到这句话后瞬间定格在原地。

第3集剧情图片

牙医来到天台与尹宗佑交流,起初尹宗佑觉得牙医很奇怪,可后来牙医聊到了雷蒙德·钱徳纳,尹宗佑顿时有了惺惺相惜的感觉,他很激动的把自己对雷蒙德·钱徳纳的喜爱,以及自己正在写的小说内容说了出来,在一旁听着这些情节的牙医,脑海里想的却是自己杀害302住户时的画面,他对尹宗佑说:“可能不是为了感觉逝去而是为了感觉杀人时双手有被千万种火种点燃的感觉。”尹宗佑与牙医聊到这里,他感叹道牙医应该是这里唯一正常的人了。回到房间后,躺在床上思考的尹宗佑,回想起牙医所说的那一番对主人公心理的描述,他打算起床用电脑编辑,却突然他发现电脑被关上了,而自己刚出去时好像是打开着的,他略作思考后,便想起了那天金链子大叔对双胞胎兄弟的质问,便怀疑双胞胎兄弟是不是进了自己的屋子动了电脑,随后他并未那多想,继续开始编辑小说。双胞胎兄弟和311住户把302住户以及车警察的尸体运到了郊外荒凉的地方,又胞胎中有些结巴的弟弟拿出铁揪兴奋地冲到一旁开始挖了起来,311住户不断催促他快点,那名男子便一边抱怨一边埋起了尸体,埋完了尸体后,311住户叮嘱他们一定要毁灭好证据。而在编辑小说的尹宗佑也恰好写到了相似的剧情,接着他打起了瞌睡,睡梦中他梦到了自己在军队时被罚把头顶在地上的事,醒来后发现自己在睡梦中真的把头顶到了地上。尹宗佑出门洗漱,发现311住户房门大开,他想起了上次在他房里看到的色情贴画,开始怀疑是这位大叔动了自己的电脑。洗澡时,尹宗佑遇到了牙医,牙医约尹宗佑晚上到天台喝酒,尹宗佑表示自己要约会女朋友而婉拒了他,并表达了对金链子大叔和302住户消失的疑惑。离开洗浴间后尹宗佑遇到了老板娘,他向老板娘确认了没有钥匙就进不去屋的事实,并向老板娘投诉311住户,老板娘表示会跟311住户进行交流。尹宗佑仍然觉得有人动过自己的电脑,他特意找了些灰尘放在了电脑上面,还对房内物品放置的布局拍了照片,这才锁好门去上班。出门后,尹宗佑就看到了311大叔站在门后奇怪的看着自己,就在他好像要有所动作时,老板娘突然出现截住了他。尹宗佑出门后,牙医看着他离开,马上嘱咐双胞胎把金链子大叔解决掉。接收到牙医命令的三个人,立刻上到四楼对金链子大叔进行查看,双胞胎兄弟还表达了想要杀死尹宗佑的意图,却被另外两人警告,让他看看302住户的下场,不能轻兴妄动。过了不久,牙医就出现在关押金链子大叔的房间,他对金链子大叔称他违反了考试院的规则,然后戴好手套开始对大叔动手。一名外籍女人在警局外不时地向内张望,刚好被苏巡警发现,她突然想起了那件发生在考试院附近失踪案,就借故出去叫住了那名女人。苏巡警与那名女子进行交流,发现她的丈夫失踪前就是住在伊甸考试院里,还说过自己很害怕,有人要杀害他之类的话。苏巡警查找到上次被带回警局的那名双胞胎叫做卞得钟,并找到了他的叔叔,据他叔叔描述,他们是双胞胎,小时候就很奇怪还试图放火烧害自己,最终他给了苏巡警一把钥匙,说那屋里藏有关于双胞胎的照片和其它东西。苏巡警在屋里找到了那对双胞胎被叔叔送去保育院后不久后保育院送过来的录像,她观看录像后发现,考试院的老板娘,正是双胞胎小时候的保育员。尹宗佑在上班时因遇到难题而被朴室长训斥,他认为朴室长跟考试院那个变态一样让人寒心,后来尹宗佑再度遇上难题去询问室长,又被朴室长一连串的无理由谩骂,尹宗佑心里骂了他无数遍,但也只能忍耐,好在等来了下班的时间,但智恩却又因为加班,二人无法再次约会。尹宗佑在办公室待到很晚,他估算着智恩应该下班了,希望可以见上一面,但智恩仍在忙碌着没接电话,于是尹宗佑决定回家。双胞胎兄弟正在把金链子大叔的尸体抬到一条后巷时,尹宗佑刚好在那里放下了猫粮,看到他们后尹宗佑偷偷地跟在后面,偷听到他们的对话后被吓了一跳,这时牙医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并询问他在干什么,随后牙医就直接走过去装作询问的样子,双胞胎慌称帮老板娘扔垃圾来抵房租。这时牙医调侃他们扔的像是尸体,并把尹宗佑叫了出来,打算就这样把他骗过去,可尹宗佑却提出让他们打开看看到底是不是垃圾,牙医也跟着附和说打开看看。双胞胎便让尹宗佑自己打开看,尹宗佑看到一大堆血后吓得跳了好远,牙医走过去查看,并说怎么可以把猫的尸体扔在这里,然后就拉着尹宗佑一起离开了。尹宗佑离开后依然心有余忌,并且心里猜测牙医为何如此淡定,牙医可能猜测出他的心思,便说起自己的父亲是兽医,所以对动物尸体很熟悉,并再度邀约尹宗佑一起喝啤酒。喝酒时牙医拿出来老板娘已经做好放在冰箱里的肉,尹宗佑吃了一口后觉得味道有些不对,他猜测是因为自己刚刚见过猫的尸体,所以觉得有些奇怪。

第4集剧情图片

尹宗佑觉得肉有问题,他想到了被杀死的猫而难以下咽,却被牙医吃肉时享受的表情吓到了,随即告别后回到了自己房间。厨房里,牙医询问老板娘,肉明明很好吃怎么就不喜欢吃呢,老板娘抓起了一块肉放在嘴里说道,看来这个年轻人很敏感,要不多放些调料吧,牙医却不同意这样做,称这样肉本身的味道就没有了。尹宗佑回到房间,四周检查了一下,看到自己做的标记还在时,证明没人来过,他长舒了一口气。双胞胎带着金链子大叔的尸体开车时超速,被交警一路追赶,他们停下之后苏巡警上前询问,她看到是卞得钟兄弟有些惊讶,在对他们进行警示后,苏巡警看到了后座上双胞胎哥哥带的手表,与那天她遇到的洋女人提供的照片中她老公的手表同款,她不禁心中起疑,便提出要查一下后备箱,双胞胎哥哥与她一起下车查看,随后他发现了似乎只有苏巡警一人,随后双胞胎弟弟走下来对着苏巡警说,我们是两个人,手里还拿着玩具枪对着她,这时警车里另一名警察走了出来,苏巡警也没过多盘问就把他们放走了。尹宗佑编辑完小说后就听到外面双胞胎有些兴奋的笑声,尹宗佑没太在意,想着自己的写作总算是进入状态了,至少是好的开始。尹宗佑进入了梦乡,梦里又回到了军队生活,他在夜里执勤时发现赵桥正蹲在角落背对着自己,当他转过身时,手里拿着一块血淋淋的肉请自己吃,可突然间赵桥变成了牙医,告诉他这就是人肉。尹宗佑突然被吓醒,此时的牙医正透过墙上的小洞,仔细观察着尹宗佑的一举一动。尹宗佑也背上背包准备出门,他再次对房间进行了布置后才出门。路过302房间时,尹宗佑想起那个男人已经很久没出现了,311住户忽然拿着一把刀站在门边,嘴里嘟嚷着杀掉得了,随后又回到了房间。来到楼下时,尹宗佑刚好听到老板娘与苏巡警提起原来303住户失踪的事,老板娘说是那个住户自杀了。尹宗佑很好奇,想给自己的小说积累些素材,就躲在楼梯下想偷听,可随后就被发现了,他只好前去上班。苏巡警注意到了他,尹宗佑对她说,最近似乎又有人在考试院失踪了,并且车刑警也找来了,苏巡警听到后,希望能够得到那名刑警的联系电话,尹宗佑说自己把名片留在了公司,回头发给她,于是留下了苏巡警的电话。苏巡警送尹宗佑到公交站,老板娘目睹着尹宗佑从苏巡警的车上下来,表情有些不悦。随后,老板娘见到了一个骗子大婶,脸色瞬间变得阴沉,大婶说看到老板娘身边的人会有危险,老板娘就顺着她的话去说并把她带回了考试院。那位打算行骗的骗子大婶在考试院看到了双胞胎弟弟,似乎想起了什么,她说自己看出来他一定有兄弟或是姐妹,在他们希望她继续猜测时,大婶察觉到了危险,刚想要起身离开,却突然眼前一花,老板娘告诉她,你知道为什么我身边的人会有危险吗,因为都是我做的,然后她就狠狠地敲向了那个大婶。智恩刚好在尹宗佑的工作室附近,她给尹宗佑发了想要见面的信息,二人进行了短暂的会面。送走了智恩,尹宗佑心情变得好了起来,但他走着走着却突然看到牙医似乎在不远处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可一转眼人就消失不见了。回到办公室后,在浩哥开起了智恩的玩笑,尹宗佑有些生气,朴室长又在火上浇油。午餐时,尹宗佑发现有道菜是凉拌牛肉,而此时电视里正播放着郊外的一起分尸碎骨案,在浩哥谈起了尹宗佑以前的事,并称在考试院不容易吃到牛肉,就夹了一块牛肉递给他,尹宗佑立刻想到了梦中牙医向他递来的那块肉,瞬间感到反胃。他急忙到洗手间去做调整,这时朴室长来到后对他一番莫名地谩骂,让尹宗佑很是生气,这时,他觉得心里的恶魔想要出来了朴室长,随后他便调整好心情后回到了餐桌。考试院四楼,被绑住的大婶被吓得尿了裤子,老板娘告诉她,自己就是当年因为吃得多而被欺负的严福顺并拿起了菜刀吓唬她,接着把大婶交给了311住户。尹宗佑给苏巡警发送了车刑警的名片后还给她打了个电话,在苏巡警请求下他们确定了可以长期交流的关系。这时,在浩哥来到阳台继续教导尹宗佑,可他说的每一句都像扼住了尹宗佑的咽喉,尹宗佑内心的恶魔又开始出现,他似乎狠狠地掐住了在浩哥的脖子。苏巡警收到名片后就开始拨打车刑警的电话,但始终无人接听,随后她打到了名片上的刑警局,得知车警官休假了已经好几天联系不上了。尹宗佑下班后,拿出本子算帐,一个月再省也只能有二十五万,根本就不够搬家的费用。智恩下班后,主管提议聚会,但却话里话外不希望智恩参与,但智恩为了打好职场关系坚持要一起前去。在智恩聚会时,尹宗佑打来电话不断抱怨考试院并暗示智恩自己想搬出去。一天繁琐的工作和更辛苦的人际交往让智恩变得烦躁,很不愉快地结束了二人间的通话。此时尹宗佑的药效开始发作,他忽然觉得每次回到考试院就会头晕,这一刻他脑海里思绪万千,夹杂着智恩对他说的话,他自己内心暴戾得想要杀人的想法不断涌现。此时牙医正透过墙上的小洞观察着尹宗佑,那对双胞胎和311住户也拿着武器站在他的门口。尹宗佑觉得自己似乎吃了奇怪的药,眼睛开始变得模糊,下一秒他就倒在了床上,而牙医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第5集剧情图片

尹宗佑喝了饮料后突然感觉头晕目炫,随后他就晕倒在床上,这时墙上挂着书包的粘钩掉了,书包砸到了尹宗佑的头,让他清醒过来。隔壁牙医透过墙上的洞目睹了尹宗佑在房内的整个活动过程,接着他走出房间,对双胞胎的哥哥进行了耳语,通过近一段时间的观察,牙医认定了尹宗佑就是替代原来302住户的人选。尹宗佑醒来后打开了电脑,他突然发现自己藏在笔记本上的灰尘不见了,这就证明一定是有人进到了他的房间,尹宗佑有些急躁地到前台找老板娘要查看监控,老板娘见推脱不了就给尹宗佑看了,刚好在尹宗佑看到311住户在他门前疑似撬门的时候,监控录像突然消失了。尹宗佑此时几乎已经肯定就是311住户进到了自己的房间,他十分生气地去找他理论,但311住户却不以为然,还很强硬地问他是不是想死,就在二人推攘争执之时,牙医及时出现阻止了他们,那对双胞胎也出现在后面,依然带着诡异的笑容,尹宗佑一瞬间感觉牙医的脸与302住户的脸竟然重合了,他想起上次金链子大叔和他们起的争执时,为什么看到他们的笑容会瑟瑟发抖,尹宗佑感觉到了危险的存在,他立刻跑回到自己的房间,努力说服自己要镇定下来。尹宗佑正在自我冷静的时候,牙医过来说要跟尹宗佑谈一谈,他们一起走上了天台,在路过四楼时尹宗佑听到了里面有声响,被牙医称里面是猫而搪塞过去了,其实里面是上次被老板娘带回来的那个骗子大婶在挣扎。天台上,尹宗佑把自己的想法向牙医进行了坦白,但牙医说出的一番话彻底吓到了尹宗佑,这时尹宗佑的妈妈刚好打来电话,尹宗佑借机离开了天台,尹宗佑的妈妈以他哥哥癫痫发作要治病向尹宗佑要三十万韩元,尹宗佑虽然很郁闷,但还是给妈妈汇了五十万韩元。老板娘正忙碌着向一批饮料里注射东西,回到房间睡觉的尹宗佑又做起了噩梦,他梦见在军队里施暴的人变成了自己,暴打的人成了311的住户,爱傻笑的双胞胎弟弟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场面变得混乱起来,尹宗佑觉得自己也变成了跟他们一样的人,这时牙医出现在他的面前,对着他重复着在天台说的那番话,“你跟他们不一样,只要你想,你可以随心所欲”。尹宗佑被惊醒,牙医的话一直在耳边回想,他开始怀疑那对双胞胎兄弟也一起进到过自己的房间。尹宗佑与苏巡警会面前,打电话给智恩想要诉说最近一段时期的苦闷,他感觉可能是自己的压力比较大吧,而智恩此时也因为上司经常的刁难而郁闷。尹宗佑在与苏巡警见面后,递给她自己之前在房间里捡到的那个上一住户的笔记本,随后苏巡警询问他最近考试院的情况,尹宗佑告诉她,自己听到四楼有异响,当他打算进一步向苏巡警描述时,发现老板娘在不远处偷看,尹宗佑连忙止住了话题后离开。老板娘随后回到了考试院,她把尹宗佑与苏巡警见面的事告诉了牙医,还好像交出了什么东西,询问他是否要解决掉苏巡警,却遭到了牙医的反对。有一个学生模样的人来到考试院找房子,但最终因为不满意居住环境而离开了,等学生走后,老板娘带着那些注射了东西的饮料前往一处住所去看望老人,并把这些饮料给老人喝了,随后偷走了老人的健康保险。尹宗佑在办公室内遇到了那天来采访的记者,他让尹宗佑从朴丙民室长的抽屉找找指甲刀,尹宗佑发现了朴室长收藏的孙柔静照片。记者与尹宗佑闲聊了一会,提到那里的人压力很大,眼神上感觉很压抑,尹宗佑回想了考试院的人,却说觉得他们的眼神是享受,这番话吓到了那个记者。在浩哥在外面与智恩见面,并送给智恩一杯咖啡,这时智恩遇到了她的上司,上司希望智恩能够介绍在浩哥和她认识。苏巡警听到尹宗佑说了一半的话就慌张地离开,她便独自来到了考试院四楼查看,而此时311住户正在四楼,他掐住大婶的脖子阻止了她出声,不一会儿苏巡警就离开了。那个大婶趁着311住户出去查看情况时逃了出去,可她刚跑到楼下却遇到了牙医,很不幸地被带了回去,随后被老板娘灌了蘑菇水给毒死了。公司聚餐后,尹宗佑看到了不停吆喝卖花的老奶奶,他想到了自己卖鱼的母亲也是这样辛苦,就买了一支花,最后把花做顺水人情送给了孙柔静,却惹来了朴室长的不满,正在尹宗佑对朴室长的行为很是无语时,他收到了一则短信,上面写着“是不是想杀了他”,尹宗佑很莫名。尹宗佑左右查看,好像发现了疑似牙医的身影,他便追上去想问个究竟,在找寻中,尹宗佑一直在考虑是不是要报警。最终他没找到牙医,认为自己是看花了眼,他继续回到公司的聚餐现场,心情不安地喝了很多,也爆出了对朴室长的不满。尹宗佑在闹了一番事后被在浩哥询问智恩考试院地址后,叫了出租送他回考试院,在浩哥则打电话给智恩要与她会面。司机因为搜索不到考试院地址,把尹宗佑送到了派出所,并对警察说,他一直说不要回家,还要跳车。在浩哥希望去找智恩,但智恩却说要去找尹宗佑,接着智恩就来到了考试院附近。在派出所内,苏巡警叫醒了醉酒的尹宗佑,尹宗佑表达了内心的害怕,这时他收到了智恩的短信,知道她去了考试院找自己,这时智恩手机没电了,她在考试院楼下遇到了牙医,牙医也知道了她是来找尹宗佑的,无形中透露出一种怪异的眼神。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