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卜卦界的传说缘起——江相派和金点十三簧

卜卦界的传说缘起——江相派和金点十三簧

互联网 2021-12-05 06:08:01

原标题:卜卦界的传说缘起——江相派和金点十三簧

观天之道,执天之行

前言

关于民间走街串巷的卜卦命理界人士,网上一直流传着这些人士身拥江湖技的传说。比如算命人士是有组织的,背后的组织叫江相派,又或者是他们有着腥门十三簧一类的骗术技巧,那么这些说法是怎么来的呢。

1日常的首先闲扯

网上时常会写一些有京味十足,江湖气十足的,仿佛很懂似的扒皮着算命界黑幕的文章。

(然后这种文受众意外的广,骗赞狂魔)

他们会如讲评书一般煞有其事的为你娓娓道来江湖术士的常用骗术和技俩,给你炫技般的讲着这个领域的各种江湖黑话和术语。

然后搞得听众都一脸的黑人问号,觉得吼厉害啊,才是这些家伙最满足的事。

但黑人问号归问号,有理智的人都会坐下来想想,他们是真的四处走访,并且实地考察,然后了解到这些情报的么?还是另有隐情?

今天星台君就给大家反扒皮一波这类ZB风气的缘起。

2金点十三簧祖师爷——其实是连阔如

网上对于算命界骗术有几个很经典的段子,比较经典成系统的就是《金点十三簧》的梗,说江湖上管卖卦的,切口(即江湖人说行话互相试探)时都互相称金点,而江湖卦师,都是使用腥(即冷读术或者套话骗术一类的技法去得到情报)加尖(即正格的算卦技术)来进行卜卦服务。而腥术又有着腥门十三簧的说法。

实质上,这些说法全都是出于连阔如的《江湖丛谈》,关于《江湖丛谈》的简介如下(好像相声圈了解点的都知道这个):

江湖丛谈是我国现今仅存的一部客观而又比较全面地介绍江湖行当、行话和内幕的书籍;著名的评书艺术家连阔如著。20世纪30年代,连阔如以云游客的笔名,在北平《时言报》发表长篇连载《江湖丛谈》。1938年由时言报社结集出版,共三集。这本书除了介绍北平天桥、天津三不管等地的变迁以及艺人小传、艺人生活状况外,还以大量的篇幅着重记述和揭露了清末至20世纪30年代这一时期江湖行当的内幕以及危害社会的种种骗术,劝诫人们不要贪便宜上当受骗。

而腥门十三簧的说法,缘起就在这段。

在今春我遇个江湖友人王君,向他讨论此事,王君说:“用竹竿算卦的,说行话叫做‘竹金’。做那种生意学之甚易。若是算周易卦,得下一年多的工夫,才学会了增删卜易、卜筮正宗、六十四卦、世应相克、变何××象,都会了,然后才能摆摊设馆。若算奇门卦,也得下一年多苦工,将《奇门大全》读透了,按着六十根签子,摆好了局式,摆得好卦了,才能出来给人占算。要学相面,得将《水镜集》、《柳庄相》、《麻衣相》、《大清相》这些个相书读透了,才能出来给人相面。吃这一行净假的绝不能成,都得有几年工夫才能挣钱。就是他有点‘腥门’(即是前说过的十三道簧),也都得‘攒尖儿’(管读熟了各种卜筮书籍、各种的相书,调侃叫‘攒尖儿’)。你们如若犹疑不定的事,可以找算方爻卦、奇门卦、相面的先生,千万别找那磕竹的。他们那行是腥到底的玩艺。

这一段便是网传的“腥门十三簧”的来源。

而十三簧,网上目前还没有人说具体到底是哪十三簧,只简单列举了几个,这是因为原书里也没有说全到底是哪十三。

实质上在《江湖丛谈》里说了的,分别按顺序是地理簧,现簧,要簧,抽撤盘簧,水火簧,把簧,听飞簧,使簧,触簧,戳簧,自来簧。明确提到“簧”的名字的只有11个。

然后网上比较经典的簧术解析,也是出于《江湖丛谈》,所以你在网上看到的基本就是地理簧和水火簧的解析,其实都是原书原文。

阅者若问他们要的是什么簧头,我先向阅者诸君谈谈。相面的先生问某甲是哪县人,那不是问哪县的人,是要“地理簧”哪。什么叫地理簧呢?我先向读者诸君解释明白。我中国的地方很大,在早年清初的时代,是南七北六十三省,到了清末的时候有二十二省之多,四万万人民,都有一定的职业。可是一县有一县的特殊职业。譬如山东章邱的人,在家乡是种地务农啦,若是出门做事,有两个途径,他们的同乡在我国各省市、各商埠码头绸缎行做事的人很多,十有八九在祥字号做事。他们章邱县的人若在二十岁里外出门做事,都找他们的乡亲,同乡就能把他们荐在绸缎店里学徒。到如今祥字号的买卖外县人是很少的,都是他们本乡本土的人了。章邱人如若不愿奔绸缎行,还有一条途径就是打铁,当铁匠的人吃的道远道宽,就数着章邱人了。可是也有不奔那两条路的,干别的行儿虽有,亦是百里有一。相面的先生若能明白章邱县这种情形,就是他懂章邱县的地理簧儿。设若章邱人找相面先生谈谈相,相面先生只要一问他们,你是哪里人呢?他说出章邱县三个字来,就能知道他做什么事,穿的衣服干净利落,就是绸缎行的;穿的衣服不干净,就是打铁的。相面先生不用按着相貌上的五官看,就以他是哪里的人接着地理簧的情形,就能知道他是哪行的人,做的什么事。如若告诉他,我看你的相貌应当入商界,他准能佩服相面先生是有功夫的。这种地理簧是江湖金点十三簧里第一簧啊!我详细的解释这县的地理簧,阅者诸君便能了然个中的意义,其余各地勿庸如此絮烦,简单的谈谈,阅者便能尽知其详。各地出产是一个地方一样,人做事亦是各有一行。譬如,山西汶水县的人,都是在干果子铺做事的居多;山西榆次县的人,是粮行居多;山西五台人,军政界做事的多;山东烟台福山县的人,饭庄子做事的多;山东胶州人,在北平这地方说,在西四牌楼吃油肉行的多;山东曹州府的人,在军界入伍的多;直隶定兴县的人,是澡堂子、煤铺做事的多,干别的事儿虽有可是很少。算卦相面的如若不懂地理簧是不成的。若是见了山西人说是唱二黄戏的,那就不用挣他山西人的钱了。

这段常人看来会有一拍脑瓜的感觉,发觉原来是这样。然后就对此类簧术持鄙夷态度了,于是乎许多反算命的文章就也一直玩这个梗,屡见不鲜。

还有比如“父在母先亡”,怎么解释怎么对。

这种一直被科学小斗士拿来鞭算命界的尸的梗,也是出于本书。

总之同志们自己找这本书看就好了,原汁原味的比起看网上那些神棍引用还不说出处的二次咀嚼ZB产物好太多了。

3江相派的记述者——于诚

首先,术数圈一直对秘籍秘本有着强烈的渴求情节,然后命理界的从习人数又是众多的。然后一来二去的在网上搜罗秘籍,很自然的马上就会看到几个赫赫有名的篇章。即江相派的四大秘本——《英耀篇》,《军马篇》,《扎飞篇》,《阿宝篇》。

在这里就以英耀篇为例

英耀篇入门先观来意,出言先要拿心。先千(恐吓)后隆(恭维),乃兵家之妙法。轻拷(旁击侧敲)向卖(卖弄),是江湖之秘宗。有问不可迟答,无言切勿先声。谈男命,先千后隆,谈女命,先隆后千。人人后运好,个个子孙贤。三五成群,须防有假。嘻呵成,必定无心。来意殷勤,前运必非好景。言词高傲,近来必定佳途。言不可多,言多必败。千不可极,千极必隆。父年高而母年细,定必偏生庶出。己年细妻年高,当然苟合私逃。子年与妻年仿佛,非填房定偏室坐正。父年与己年相等,不是过继定螟蛉。老年问子,虽多亦寡,忧愁可断。少年问子,虽有亦女,立即分清。早娶妻之人,父业可卜。迟立室者,祖业凋零。当家早,父必先丧。当家迟,父命延长。少年问亲娘,有病在牙床。老父问娇儿,定必子孙稀。来意神清,定必无心谈事。出言心乱,定当有意问灾凶。少年过于奢华,其人必然浪子。老人过于朴实,此辈定是愚人。年嫩志诚,千金可托之肖子。老来白霍,万事无成之鄙夫。男儿问娼女,此乃终日谈烟花之俗子。妇人问翁姑,其人固念病体忧愁之贤女。男人身配独锁匙,未断有室。妇人襟头常带乳,不是无儿。气滞神枯,斯人现困境,谋事十谋九凶。色润声高,此子近处吉祥,十成九就。入门两目流连,必多心而无专一。身摇浪定,定小相而带轻浮。衣服朴而洁,铜匙坠带,生意场中之能人,可卜权衡早创。履华而整,银圆满袋,游乐场上之浪子,当决家业将倾。田园近有,定卜先贫而后富。家业变尽,必然先富后贫。少年赞他寿长,老人许加福泽。恶人勿言恶,只许傍借而此,隆千齐下。善人当言善,反正而说福寿同施。中年发业兴家,此人善营善作。老来一筹莫展,是老失运失时。远客异方,祖宗每多富贵。近营内地,可断兄弟贫穷。小人宜以正直义气隆他,万无一失。君子当以诚谨俭让临之,百次皆同。得英切勿尽吐,该防真里有假。失英最忌即兜,留心实内藏虚(英者用神也)。见水(贫者)切宜用意,不可露轻视鄙贱之心。过火(富者)理当谨慎,最好看定方向开言。刚柔并用,拷夹齐施,有千有隆。携琴(钱)祖宗有隆有千,火向连天。坐立顶正大,言语要庄严,军马不可尽出。声气定要相连淡定吞吐,得意不宜再往。言词锋利、失之不可言声向视正君子相,目横语乱小人形。男女同来,分清老少亲戚方可断。单身再问,审定方向形势始能言。寡妇询去留,定思重配。老媪多叹息,受屈难言。病询自身,虽佑亦宜慢泄。老询寿元,未可即断死亡。有子而寡,宜劝守节,将来必有好景。无儿问去,当要着其别栖为高。此乃看其人之年岁为立言。童儿身上,反覆追寻,前儿难养。老大问自身,查寿元,现有病符。瞻前顾,必当高声唱问,以定其身。拉衣牵裙,定要暗里藏讥,以求其实。十六七之少女问男,春情己动,异性亦然。五六十之老翁问女,冬雪既降,同偶何嫌。因人情而谈世故,忖心理以顺开言。俏遇硬鼻高头,千中带夹(夹者逼也)。不受则隆。隆而吐则可,不吐连消带打,高声呼喝。千他古运将来(古者即厄运也),使其惊心动魄,言语要真诚。若逢低首浅笑,隆中带打(打者单打含讥讽意),不声则千。千而吐则可,不吐要逐路微拷。低语讲话,隆其苦尽甘来,使其扬眉喜气,言语要温柔。男子入门,志气轩昂,袒胸露臂,高谈雄辩,非军政之徒定是捞家之辈。每要留心讲解,恐失言以招灾。女子进来,言柔步淡,低头羞答,非闺秀之人,定名门之女,为势必听。我军马须从容,旁敲侧引。视同来而眨眼,恐非有意寻求。对自己作疏言,未必无心试探。非得真英,不可落军马。须防马失前蹄。眼观四面,耳听八方,坐立必要端方。军马出须坚定,切忌浮言乱言,又忌俗语虚言。先用人品涤荡一番,英耀未到,军马单刀直入,自然马到功成。但论叩经(即占卦)叩策(解签)之法,如官府升堂审案,必要寻根寻鸿。一层一层,至紧深究根底。祸福此法,如入大座高楼,由浅入深,由轻至重。大概论之。至紧问自身日后,次开谋望新花,次家宅占病,亦宜挨入自身可决。断自身之法,人生品行,一世好运丑运,可为议论。亦要在自身入脉,可能知得内里因由。大约之法,如行兵调将,务要随机应变,仔细留心,不能一概而论。真乃变化无穷也。古人云,出人头地,须用苦心。工夫后学必要常常念熟,自有进步。书云,学而不思则妄,思而不学则怠。凡间更新守旧,必定夹定男女。

若男问必生意打工求财。若女问,恐入八(即恐丈夫)复飞(即再嫁)。必要一一夹清。

(看过英耀篇的人都会觉得,这简直是传统心理学的巅峰)

而江相派的传说在社会上一直非常知名,在各种近代史,骗术揭秘,小说中都会有所涉及,但是这一说法其实最早是起源自于诚先生在60年代时所写的系列文章。

(比如这里的64年的作品里就有)

但是关于江相派的传说的兴起,主要还是由于这么一本书,叫《命相骗术大全》,在90年代台湾出版,然后20世纪初,席卷过一波地摊书。

这本里就殷实的记述了于城的回忆录,以及对江相派的详细介绍。而市面上的所有关于江相派的零零散散的传说,都源于这本回忆录,无有他书。

而网上流传的各种江相派传说,也催生了一系列的天涯小说作品,尤其以《我是一个算命先生》为代表,给了这类拿着上个时代的民俗记录放到今天来唬人的风气最后一发推波助澜,以至今天的网络局面。

(虽然星台君对此书的文笔剧情评价一般,只能唬唬吃瓜群众唬不了行内人,但这本书最经典的还是他的封面设计,必须由衷赞叹)

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江相派是流行于广州一带的粤语系的组织,而上文中提到的金点十三簧,其实是京津一带的风土人情。而网上的文章通常都会将这两个江湖味十足的传说混为一谈(为了凑字,并且它们内容风格相近)

4真实的占卜界江湖技情况

如果在今天,有人跟你说江相派还存在着,或者说金点十三簧至今还有传承使用,上去就大耳光子呼就行了。

因为今天的传统术数界都是从80年代易学热时再生根发芽的,与上一个时代是有着很深的断层的。

这种断层并不是技术上的断层,而是文化上的。

在经历了某革的洗礼以及科学技术的日渐昌盛,术数从事者也是一样,思想和画风都会随着时代而改变。在民国时期那个江湖习气还未脱尽的年代,有着各种各样的行话切口当然是自然。而在今天其实也还有着一定的保留,比如道教群体里,正一的见面就问三山滴血何处,全真的就问邱祖门上几颗钉。(而实质上这种切口在今天的道圈用的也慢慢的变少了,一般不熟的都是问候下道友吉祥,还不熟就查人家户口,自然会惹人讨厌,当然还有许多中二知道了这些切口后见人就切,以显示高深莫测)

而实际上今天的卦师们,只要不是为了营生的商业化的占卜师,都是喜欢看卦说话,并且一切惟卦,这样才会对他们自身的水平有所考核或提高,并不存在“腥”加“尖”的情况,通常都是惟“尖”的(虽然也会经常翻车)

尤其是现在是网络时代,网络占卜大兴,而网络占卜最大的特点就是“双盲”,卦师看不到求占者,求占者看不到卦师,就是隔空用文字交流,这种情况下的占卜真要用江湖技的话,除了用“资料簧”和“朋友圈簧”并没有别的手段,更促成了网络占卜师圈子“一切惟卦,以占卜术的逻辑分析体系就事论事” 的风气。(当然占卜界也还是有鸡汤流和话术流的)

而至于网上大量的对求占问卜的批判文章,说卦师都是使用冷读术进行信息获取以及话术进行诈骗的社会盲流,实质上他们根本没有深入了解过这个圈子。

(甚至这些批判文章很多时候引用的例子也全是这两个大部头的江湖记遗中提到的梗,然后他们写文的人自己又浑然不知)

然后就是,对于这些历史上真实的在卜卦界存在过的江湖文化,我们也应当理性看待,历史印记就是历史印记,从中我们可以收获和成长很多。(《江湖丛谈》真的是相当好看)

最后就是对于目前网络上的“乱团春”文化,我觉得也该休矣了,还有也给那些觉得秀这些东西很帅的人敲个警钟。

最后附上《江湖丛谈》的春点选章,博各位一笑。

从前江湖的人,将一句春点,看的比一锭金子还重,外行人是一句亦不知道的。

到了如今,因为流行日久,外行人亦能耳濡目染的熏上几句。敝人在北平的天桥,东安市场,西单商场,以及各庙会常听见有些个半开眼的人(对于江湖事有一知半解的人,称为半开眼)在各生意场儿,调几句江湖侃儿,所调的侃儿,尽是普通流行的。至于江湖各行隐语,与他们生意有关,外行还是不知道的。

江湖自嘲之暗语

江湖人管调侃用的行话叫做“春点”。老江湖人使用这春点是为了做买卖挣钱,离开了做买卖之外,皆恶团春调侃。有些新上跳板的江湖人,学了几句春点,到处都调侃儿,江湖的老前辈很为不满。

一日,江湖的老前辈向新上跳板的人说道:“当初有两个生意人,一个是算卦的,一个是卖药的,两个人走在外县城内住了店,用完晚饭之后,算卦的到后院解手,他撒完了尿,忽然抬头一看,阴云四布,并无星斗。大概是天要下雨,他进屋后向那卖药的伙计调侃儿说:‘了棚儿啦!要摆金吧。’他那个伙计懂得春点,听他说‘了棚儿啦’,就知道是阴了天了,‘要摆金吧’,就知道是要下雨了。

他们两个人调起侃儿来,恰巧被店里的伙计听见,那伙计不懂江湖的春点,听不懂这两个人所说的话,心中暗道:‘这两个客人不是好东西,大概许是做贼的。’谁想事有凑巧,当日夜内,店里丢了一匹驴,掌柜、先生、伙计们聚在一起讨论这驴叫谁偷去了,伙计忽然想起那算卦的、卖药的两位客人。

他说:‘这驴叫六号的客人偷去啦!’掌柜先生问道:‘你怎么知道呢?’伙计说:‘昨天夜内,我听他们说贼话来的,一定是他们偷去了。’掌柜先生就把这算卦、卖药的告下来了,说驴叫他们两个人偷去了。这位县官是位老江湖出身,他改了行,走了一步好运,得了县官知事。这天他升了大堂,衙役三班喊喝堂威。店里掌柜的、算卦的、卖药的三个人跪在了堂上。

县官问道:‘你们三个人因为什么事打官司呀?’店里掌柜说:‘老爷,他们两个人住在我的店内,把我们柜上的驴给偷去啦。求老爷做主!’县官问道:‘你们两个人是干什么的?’这个说:‘老爷,我是算卦的。’那个说:‘老爷,我是卖药的。’县官又问道:‘你们两个人为什么不务正业,偷他的驴呢?’这两个人说:‘老爷,我们没偷他的东西,他们诬赖好人,求老爷做主。’

县官向店里掌柜问道:‘你怎么知道那驴是他们两个人偷了去呢?’掌柜回答说:‘老爷,他们两个人昨天在我店里说贼话来着,叫我们伙计听见了,我们料着他们把驴偷去啦!’县官向他们两个人问道:‘你们两个人怎么说贼话呀?’那个算卦的说:‘老爷,我们没说贼话。我们是江湖人,因为昨天夜内阴了天啦,要下雨,我们两个说行话来着。我说了棚儿了,是阴了天了。他说要摆金,是要下雨,这是我们江湖人的春点,不是贼话。’县官这才明白,他虽做了官,因为他是老江湖,什么样的春点他都懂得。他亦是最恨新上跳板的人是不是的就调侃儿,动不动的就调侃儿。

县官立刻命令皂班打算卦的七十板,打卖药的六十板,打完了这两个人,县官就和他二人调起侃来,用手指着他二人说道:‘我亦不管你是金(指算卦的金点而言),我亦不管你是皮(指卖药的而言),绝不该当着空子乱团(tuǎn)春(管不懂江湖事的人叫空子)。一个打你申句,一个打你行句(申句是六十板子,行句是七十板子)。若不是冷子攒儿亮(县官管他自己叫冷子,攒儿亮即是明白江湖事儿),把你月顶码儿,还得鞭个申行掌爱句(月顶码子是两个人,还得鞭个申行掌爱句是还应当打你个六、七、八、九、十板子)。梁上去找金扶柳,扯活了吧,从此可别乱团春(梁上去找金扶柳是往大道上去找驴,扯活了吧是你们跑了吧,从此可别乱团春是叫他们不可在各处乱调侃儿,防备有人拿你们当贼办了)。’县官冲他们调的侃儿店掌柜是听不懂的,亦不知他们说的是什么。然后就见知县冲他二人说:‘你们两个人,赶紧往大道上追贼,把驴给人家找回来。’两个人叩头下堂去了。”

那位老江湖把这段故事说给新上跳板的江湖人,这两个新上跳板的人自从受了他这番训教,可不敢没有事儿乱团春,胡调侃儿了。这是江湖人自嘲的小故事。写出来在江湖笔谈里添上点材料,亦可以使诸君明白,这侃儿虽会了,但不可乱说。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