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哪些可以编成《世说新语》的现代故事?

有哪些可以编成《世说新语》的现代故事?

互联网 2021-04-20 01:07:19

1、孙文客居日本,素善日相犬养毅。毅尝问文曰:“君有何所好?请试言之。”文应声对曰:“唯革命耳。”毅又曰:“愿闻次之者。”文不语,久之,从容曰:“女色。”二人遂相顾大笑。

2、文革之际,钱钟书下放劳作,居陋棚。杨绛尝指棚而问:“于此终老,可乎?”钟书对曰:“唯无书耳。”

3、吕叔湘性谨,治学极严。改革初年,有《人民文学》者,行文谬误颇多。吕公致信责之,彼欣然而受,登文示歉。而此文谬误亦多,竟将“叔湘”作“淑湘”,遂为天下笑。

4、太祖好《水浒》,尝谓希贤曰:“汝有兄弟曰小闲者乎?”伍翔宇、古赤霄闻而大笑,独希贤不解其意。

5、冯友兰高寿,或问其秘,冯唯:“无可奉告,唯有不着急而已。”

6、赵登禹果敢,少曾搏虎,众呼之为打虎将。及日寇犯南苑,登禹躬冒战火,身先士卒,受重疮。或请归城,登禹曰:“仆但有不幸,望告吾母,忠孝不能全,今既为国死,毋再念之。”终卒阵前。

7、陈赓尝语张国焘曰:“会昌之役,可谓惨烈。其城下肉搏,两军之士,斗若疯犬,何故?盖两阵士官,多为故友,黄埔之时为同窗,北伐之时为同连。今竟划作两军,呼号诨名,彼曰:‘何故从贼而反!’,此曰:‘奈何为人走狗’。含泪相戕,溅血玄黄,实可叹也!”

有人看的话,我再更吧。。。

——————更新————

8、抗日末年,京津有善卜者,名夏边,或求卜,得乾卦九五,夏边谓之曰:“己丑年八月,汝当为天子。”求卜者哂之曰:“身为贱户劳工,何以为天子。”及建国,始知其验。

9、日寇方逐,有青年于道遇卜者,请卜者。乃对曰:“不数年,君家财当逾百万。”及介公施恩,广印券钞赐民,悉如其言。

10、邵飘萍办报,常抨时政,直言不讳。张作霖深恨之,遂以“通共”为罪,戮之天桥。又三月,有报人林白水者,讽张宗昌为恶,寻为其收,亦受戮于天桥,时邵血未干。世人哀之,曰:“萍水相逢百日间。”

11、史量才屡抨当局,针砭时弊。或告之:“介公拥兵十万,望慎言。”史量才对曰:“吾亦有读者百万。”后竟遇刺,世论为之恸。

12、介公初会润公于渝,不以为意,面虽赞誉,归而私志:“吾观润之,绵里藏针,不易与也。然吾料其终可一举而擒。”后数年,果大克之,遂自迁台北养老。

睡醒再更吧,我这个懒啊~

———————第二次更新—————

13、阎锡山三诣袁世凯,袁使人问之:“袁公雅望如何?”锡山诺诺对曰:“不知,唯见其靴。”其谦若此,袁亦异之。故其虽据有山西,终未被黜。

14、钱钟书好书,无所不读。吴组缃欲戏之,问其清华所藏秽书有几。钟书不辞,手书书名四十余条,中西俱有,众皆叹为观止。

15、陈延年下狱,众不识之,独汪孟邹知之。乃求助胡适,适对曰:“延年乃独秀之子,吾必救之。”时胡适素善吴稚晖,乃乞其美言于蒋。吴许之,旋告蒋氏曰:“向所收者,乃陈贼子,才胜父十倍,今不诛,后必悔。”乃戮延年,孟邹大悔之。

16、人皆谓辜鸿铭守旧,辜亦自诩之。及张勋为乱,或举辜为外部侍郎,张勋曰:“辜鸿铭新派人物,不可侍天子。”

17、丁日昌巡抚江苏,查禁秽书。诸如《剪灯新话》、《醋葫芦》、《空空幻》、《浓情快史》、《绣榻野史》、《五更尼姑》及《金瓶梅》、《水浒》、《红楼梦》等悉禁之。时刘铭传好色,丁恳诫之,刘讽曰:“雨生何故作态。汝初至军中,以洋册淫画贿众将官,以收人心,今竟忘之耶!”

18、汪精卫将投日,陈公博献计曰:“莫若说服介公,共投日寇。”陈璧君闻而大怒,曰:“吾夫后蒋氏久矣,今为汉奸,不可再后之。”

19、黄侃素傲,马寅初久知其名,拜诣之,言及《说文》,侃不怿,曰:“咄!君且归,学尔经济,小学精妙至深,汝安能知。”

20、袁世凯小站练兵,段祺瑞、王士珍及冯国璋皆从而事之,俱得大用。时人誉为北洋三杰,谓之王龙、段虎、冯狗。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