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冲田总司是谁?

冲田总司是谁?

互联网 2021-04-21 09:16:38

冲田 总司----《新撰组异闻录》PS:某些人不懂就不要乱说,别人问的是总司,为什么会扯上总悟

冲田 总司(1842/1844 ~1868)是江户时代后期,幕末的新选组队士、局长助勤、一番队组长、剑术指导。一说生日为天保13年6月1日(1842/7/8) 一说生年为天保15年(1844)。 生于江户(东京旧称)白河藩宅(东京都港区),庆应4年5月30日(1868/7/19)卒于江户。本名冲田宗次郎藤原春政、后改为冲田总司藤原房良。 生涯冲田生为陆奥国白河藩士冲田胜次郎之长子、有两个姐姐。1845年时父亲去世。大姐冲田光与冲田林太郎(本名井上林太郎)结婚後继承冲田家户主。九岁左右(1850年-1850年其间)成为江户天然理心流道场──试卫馆主人近藤周助的内弟子,同时和日後组织新选组的重要人物近藤勇等人成为同门师兄弟。冲田凭出色的工夫在1861年拿到“免许皆传”,年纪轻轻就成为天然理心流试卫馆塾长,被称为无比的天才剑士。据说塾长在任期间冲田指导剑术的方式相当粗暴。 《新撰组异闻录》冲田总司 《新撰组异闻录》冲田总司1863年 冲田总司加入浪士组前往京都。在浪士组分裂之後和近藤勇等人留下来组织新选组、之後成为新选组副长助勤。在这个时期,冲田亲自参与了新选组局长芹泽鸭、内山彦次郎的暗杀行动。1864年,冲田活跃於池田屋事件,砍倒数名尊王攘夷志士。却在池田屋中突然因肺结核晕倒(有各种说法)。但是在那之後的新选组历史中,冲田依然相当活跃,实在很难想像在那一天曾经发病。冲田所领导的一番队总能完善达成重要的任务,据说即使在剑豪云集的新选组之中,剑技也是数一数二。1865年2月,在新选组总长山南敬助的脱逃事件中,冲田被遣去追返,在近江草津将其逮捕。2月23日(1865/3/20) 山南在冲田介错之下切腹。(介错意指待在将切腹的人身边,在那个人举刀刺向腹部同时,斩下其首级,以让切腹者更快死亡,免除痛苦折磨。)虽然冲田一直都像对待兄长一样地仰慕山南,但是在他的家书中关於山南的死却仅轻轻带过。1867年以後,由於病情,冲田由最前线沉寂下来。鸟羽伏见之战,冲田因无法参战而被护送至大坂。败战之後,他和队士沿海路回到江户,在参加甲阳镇抚队途中不得已而脱队(有各种说法)。之後冲田便投靠幕臣松本良顺,被藏匿在浅草今户的松本良顺家(一说为千驮谷植木屋平五郎家的客舍),於1868年,在近藤勇遭斩首2个月後仍未获知死讯的情况之下死去。同日夜间遗体被送到现东京都港区元麻布三丁目的専称寺,悄悄埋葬了。 大河剧中的总司-藤原龙也饰専称寺寛永年间起是冲田家的菩提寺(冲田家累代之墓)。 发病提到冲田总司,在创作作品中描述他在池田屋的战斗中激烈地咳血、倒下已经可以说是理所当然。但是现在上述的说法在研究者之间并不被采信。因为明确纪录冲田曾咳血的是子母泽宽的“新选组始末记”,但冲田在事后仍加入追捕长州残党(也就是名保野亭事件7/13池田屋事件为7/8),翌月的禁门之变仍有冲田和近藤、土方、武田、永仓共同出动的纪录(西村兼文的“甲子战争记”),如果病情已进展到咳血的程度,实在无法想像还能勉强硬撑出动。 一方面,庆应2年(1866年)左右,幕府御医松本良顺在为新选组集体检查诊断之际,记下了“有一名肺结核患者”,有一说认为这就是冲田总司。小岛鹿之助的“两雄实录”写道,庆应3年2月(1867/3)左右冲田罹病,周围的人都能察觉其明显的发病。而且在小岛鹿之助给近藤的信中还能看到他对冲田身体异常的关心。西村兼文的“壬生浪士始末记”中则说其在将屯所移转至不动堂村的9月左右患了大病。自此,一般认为冲田难以承受战斗,陷入病重状态的是在庆应3年秋冬左右。而且,有人认为以“新选组始末记”为首,成为池田屋咳血、昏倒场面的由来是永仓新八的“新选组颠末记”,但是在那本书中没有“吐血”、“咳血”的字眼,取而代之的是冲田昏倒的记载。这被认为是由于在初夏闷热异常的高温之下战斗而引起的暂时性中暑症状等,至少是对近藤、永仓等周围的人来说肺方面不会感觉异常的状态之下。 传说传说中,有一次,佐久间象山的儿子三浦启之助被某个队士侮辱了。后来有一天,土方和冲田正在下棋时,不远处,三浦从背后砍了那个队士。冲田怒不可遏,大喊“你这个浑蛋”,扯起三浦的后领,把他的头强押在榻榻米上来回拖行,三浦的鼻子于是被磨得赤红。冲田并不是因为同伴被攻击而暴怒,而是愤怒于三浦从背后攻击他人的那种胆小而不光明的行径。 据说在临死之际,冲田欲斩杀出现在植木屋庭院的黑猫,但无论试了几次都失败了。痛感己身衰微的冲田于是叹道:“啊啊,斩不动了。老婆婆(照护冲田的老太太),我已经斩不动了。”(但是有人认为这是子母泽宽的个人创作) 也有人传说,一直到死之前,冲田仍然“近藤老师不知道被如何处置了?还没有消息吗?”地不断说著担心近藤的话。因为关于近藤的死,身旁的人皆被严厉告知保密,因此冲田才会在不知道近藤已死的情况下逝世。据说在这之前,甲阳镇抚队出战之际,近藤前去探视冲田时,只有在这个时候,素来相当开朗的冲田不禁泣不成声。 剑技冲田有名的招术是“三段突刺”。由左八相的架式开始,只听到一次脚步声,但是在那之间连出三招突刺,以迅雷不急掩耳的速度,在对手意识到中了一招突刺的瞬间,攻击早已结束(由于在那之后没有人了解此招,因此真相仍然不明)。 但是和那样的剑南辕北辙地,冲田这个人是一个言谈幽默、笑口常开的人,也常和屯所附近的小孩子们玩,因此作家司马辽太郎要执笔写作以新选组为题材的作品时,还请教了小时候曾和冲田一起玩的老婆婆(那时为1960年前后,由于明治维新是1868年前后开始,因此可知岁数相当高)。有关冲田的剑术,也有来自新选组内部以外的声音。文久2年(1862年)新选组结成前 小岛鹿之助在“小岛日记”中记述道:“以这个人的剑术,晚年必成臻完善境地之人”;对于新选组处批判态度的西村兼人在“壬生浪士始末记”中道:“他是近藤关爱有加的部下,同时也是队中第一流的剑客。”而且,和新选组敌对的阿部十郎也在“史谈会速记录”说:“冲田总司,他啊,身为近藤(门中)的一弟子,还挺不错的。”、“冲田总司、大石锹次郎这些年轻人,不过是稍具才能,剑术之类倒使得不错。”、“大石锹次郎、冲田总司、井上这些人,不分是非对错,不计后果地斩杀人。”等等,能特别看见站在敌对立场的剑客笔锋所带的挑衅感。另外,千叶弥一郎(新征组队士,冲田姐夫林太郎的同僚)说道:“在我们看来,他充其量是目录(低段位)左右的实力。”这是对其唯一否定的见解。 刀在小说中,冲田总司持有的刀是被称为“菊一文字则宗”。根据子母泽宽等人的作品“冲田的刀是‘菊一文字细身造’”,而在后来司马辽太郎的著作“新撰组血风录”中,这样的观念被普及。但是则宗打造的刀对惯用日本刀的当时来说是相当贵重的古刀。无论是以经济观点或实战必要性的观点来看,冲田持有此刀的可能性都是微乎其微。因此在研究者之间首先这样的说法就不被采用。现在一般认为冲田实际持有的刀是“加贺清光”。又或者,也有人推是则宗以外的人打造的纹有“菊间一”的几把刀之中的一把。无论是哪种,和其他队士一样在京中交换过几次刀的可能性也很高。 菊一文字则宗(仿造) 恋爱在创作世界中的冲田,自司马辽太郎的小说以后,一般都被刻画成纯情的青年。因此几乎都是被描写成和镇上医生的女儿心灵间纯纯的爱恋。但是实际上冲田身边并没有花街柳巷的女性走动,近藤或山南,土方等人则否。不过在壬生光缘寺的冥帐中有写著“冲田氏亲”的女性记录。根据研究,这位女性是一位名叫石井秩的寡妇,有一个女儿。虽然有人说冲田和这名女性在一起的期间生下一女,但缺乏证据。而且,在新选组中还有一个姓冲田的队士“冲田承之进”(庆应元年4月、土方等人在江户募集的队士之一),有人认为冥帐中的“冲田氏”是他。 容貌自作家司马辽太郎的作品以后,冲田在小说、影剧等的构筑世界中频繁地被赋予美少年的形象。有关冲田的容貌,现在残存的冲田的肖像画,是在昭和4年,以冲田家的人为基准绘制。根据八木家的人或与新选组有关的人所言,并没有“美少年”这样的概念。据载,冲田“脸平色黑”、“肩膀强健”、“驼背”、“高大”。(在“交给龙马!”、“月明星稀──再见新选组”中正是使用类似这样的说法)在这样的记述下呈现的形象,也对美少年的说法抱存疑义。冲田是美少年这样的印象,是因为他有著剑术高超,但却不幸肺痨早逝这样富含戏剧性的生涯,再加上演出这样戏剧性一生时的需要,于是由司马辽太郎的“燃烧吧剑”为首,承继著这种趋向的“幕末纯情传”等等许多的作品中定位了“剑术超乎常人地强,有著开朗的性格,但在另一方面,却是病弱苍白的美少年。”这样深植一般人心中的印象误解。还有人认为,多数的电影等影像媒体中总是让年轻美男子饰演冲田的角色的影响也不容小觑。有关冲田的肖像,1977年出版的“激录新撰组”(原康史著东京运动新闻社刊)的表纸中刊载了宣称是冲田的照片。书中收录了许多宣称是新选组队士的年轻武士照片,照片中也能看见和冲田同年代武士的姿态,研究者中有不少是抱存疑虑。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