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画六朝松】之廿四:“不妨以强敌为师资”——三江、两江师范学堂聘请日本教习概略

【诗画六朝松】之廿四:“不妨以强敌为师资”——三江、两江师范学堂聘请日本教习概略

互联网 2021-04-19 22:52:43

  

“不妨以强敌为师资”——三江、两江师范学堂聘请日本教习概略

  尹文

 

  

1894年甲午战争,日本吞并琉球,割地中国台湾、澎湖,清政府赔款2亿3150万两白银,三年之内付清。被迫从俄法银行团、英德银行团分三次借出本金3亿两白银赔款,巨额赔款使日本经济完成了金本位转换,而贫困的中国花费了本息近10亿两白银,加剧了贫穷与落后。

日本明治维新以后,其国策称霸东亚,觊觎中国大陆。1887年黄遵宪以参赞出使日本,撰《日本国志》认为“万国强由变法通,庶人议政,倡国会为共和”是日本强大的关键,康梁维新派人士冷静地提醒国人日本以岛国战胜中国,是在于学习西方先进制度与科学技术,开办现代学堂,大清要放下“天朝上国”进贡制度的身段和“严夷夏之防”的闭关自守,学习日本明治维新,开发民智,殖产兴业,富国强兵。康有为先生说:日本一小岛国耳,能变旧法,乃敢灭我琉球,侵我大国。前车之辙,可以为鉴。1896年第一批留学生11人去日本留学。戊戌变法中康有为呈《日本变政考》提出“不妨以强敌为师资”。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两江总督刘坤一上奏朝廷在江宁办师范学堂,张之洞到江宁接任后,即刻着手开办各种学堂。派遣缪荃孙、徐乃昌、柳诒徵、王英良、侯建伯、张小楼、孙湘蔼、舒伯勤等八人赴日考察教育。1903年张之洞上奏《创办三江师范学堂折》。

三江学堂取《尚书·禹贡·淮海维扬州》“三江既入,震泽底定”之意,为江西、江苏,安徽三省之公学。1903年夏三江师范学堂开学,校舍、师资、教材均仿照日本东京高等师范学堂。“校舍俱系洋式,壮丽宽广,不亚于日本帝国大学。”1903年2月26日,杨觐圭、刘世晰、俞明震与东亚同文会总董事根津订立《聘请教习约章》,计划聘请日本教习12人;日本教习于开学前一年到达江宁与中国教习“互换知识”,三江师范学堂总办杨觐圭于1903年6月14日召集所有中日教习,按照《聘请教习约章》商议互换知识课程。6月25日正式开学。至次年11月26日三江师范学堂正式开学,课程编排有条不紊,部分课程采用日本教习自编讲义,由中国日语翻译在上课之前阅读讲义,然后与该科日本教习交换意见,上课由日本教习用日语讲课,中国翻译同时口译,学生笔录。此外还有编译讲义员,把日文讲义翻译后,印成中文讲义,发给学生作为参考。

三江师范学堂在成立之初,聘请日本教习11人,以菊池谦二郎为总教习,负责监督其他10名教习的教学活动和日常管理,兼任江宁学务处参议,课程安排由菊花镰次郎统筹,要求各任教习必须按照规划的课程内容及时间进度授课,不得变动。1906年秋,在学监李瑞清呈准清廷学部,创办图画手工科,一反科举教育重文史轻工艺的陋习。绘画手工科倡导动手技能课程,设置专门画室和工场,图画包括徒手画、用器画等课程,手工包括各种工艺材料工艺制作课程。

日本教习于1903年6月10日前到任,聘期3年,除一人辞职,图画手工两名教习续聘外,其余到期全部解聘。这批教习大部分具有学士资格,总教习菊池谦二郎曾任第二高等学校校长,有相当的经验,颇得学监李瑞清的赏识。图画由亘理宽之助担任,手工由杉田担任。亘理宽之助曾任日本陆军学校助教授,杉田曾任日本高等工业学校助教授。

三江师范学堂的日本教习履历表如表一所示。

后来学校改名为两江优级师范学堂。两江学堂时期日本教习内部发生冲突,总教习菊池谦二郎引咎辞职。李瑞清决定除续聘亘理宽之助和杉田二人外,其余日本教习全部解聘。1906年3月李瑞清与翻译张允熙到日本,造访日本东京高等师范学校校长嘉纳治五郎,请他协助聘请教习,推荐松本孝次郎为总教习,聘法、理、农与音乐教习各一名,于1906年4、5月间到南京授课。松本到达后,为了发展理化、博物和农事实验,增聘三人,共十名。

两江优级师范学堂日本教习履历表如表二所示。

总教习松本孝次郎曾任东京高等师范教授,于1902年著《新编教育学》一书,重视理化、农学博物和图画手工,筹设桑田、蚕室、农事试验场及手工(金工、木工)实习室。准备各种教具、教材和器械,制定了一整套的课程计划,但是课程计划遭到了其他日本教习的反对。经与李瑞清商议于1907年7月解聘了除图画手工音乐以外的6名教习。此后李瑞清又聘请了七位日本教习,10月,增聘盐见竟1人。后来松本辞职,又新聘4人,1908年9月以后第三批日本教习名单一共有10人,从三江师范学堂到两江师范学堂短短的几年时间内,前后共计聘请日本教习30人。

两江优级师范学堂聘请第三批日本教习履历情况如表三所示。

1905年日本战胜俄国,举世震惊,到日本的中国留学生激增到8000至1万人,一时成为潮流。1906年日本学者宇野哲人著《中国文明记》对中国国情评论道:

如今,自觉后之中国国民,无法不认识到自己之贫困。见到自己国家之利权,已几为外国人所垄断,无有不悲伤等顿足者。因此,变法自强,收回利权,成为全国上下之希望,亦即中国之国是也。无谋之排外,只是威胁国祚之举,通过义和团已有痛切之经验。只是收回利权,首先不得不先图谋国家之富强。因而,变法自强,则成为着手的第一步。废科举,奖励新学,仿效我国制定新教育法,从我国招聘有为之人才,任以教育之大事,又派遣几万学生往我国留学,倾注全力建设新军,中央政府官制之改革新法令之制定,以及其他种种新事业之实施,均是富贵自强之举。

1906年秋,李瑞清呈文清廷学部奏请设立图画手工专修科,图画手工课程以日本教习为主,李瑞清先生说:南皮张相国于江南建两江师范学校,中国师范学校之立以两江为最早。聘日本教师十一人,综合中西,其学科颇采取日本,称完美焉。

师夷之长技以制夷,李瑞清先生希望将中西之学融会贯通,培养“中国之培根、笛卡尔、廓美纽司(夸美纽斯)耶,陆克(洛克)、谦谟(休谟)耶,非希(费希尔)、威尔孟耶、国且赖之矣!”希望两江师范学堂培养出中国的哲学家、数学家、物理学家、教育家、发明家,培养出国家的栋梁之才。

  

(转自《东南大学报》第1266期)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