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共犯”那点事

“共犯”那点事

互联网 2021-04-19 18:14:23

【原文】《刑法》第二十五条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二人以上共同过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论处;应当负刑事责任的,按照他们所犯的罪分别处罚。

【白话】说啥呢?简而言之,两个二货儿,心连心、手拉手,一起去干一件坏事,就是共犯。如果两二货儿,都是不小心的手拉手干了一件坏事,就不是共犯。如果是共犯了,按照事大事小,分别收拾。

看到没?言简意赅。可是,朋友,你知道吗?共犯,是一个让警察蜀黍暗自窃喜,让律师闻之色变,让群众蒙圈的一个词,也是刑法中非常重要的大IP之一。如果研究不明白这个事,那就会造成有些人本来应该被重罚的,变成了轻轻来一下;本来应该轻轻的收拾下的人,却变成了狠狠的揍一顿。

闲言少叙,说正题。

有请张三疯、阿凡提两位同学为我们来几段COSPLAY。

【第一场】假设两人均年满18周岁。某天,张三疯与阿凡提准备去巴依老爷家偷点钱花,两人一商量,张三疯身材小巧、胆子又大,正好适合玩潜行之偷钱,而阿凡提胆子小,适合望风。商量已定,出发!张三疯顺利进入巴依老爷家,正准备偷钱的时候,发现巴依老爷的小老婆有点姿色,就忘了偷钱的正事,反而准备要劫色,结果被赶来的巴依老爷的保镖抓个正着。阿凡提随后也被逮住。

这个故事里,两人心连心没?手拉手没?心连心肯定了,都想去偷钱啊。手拉手没?一个望风一个偷,分工明确,手拉手。问题,他俩犯的都是盗窃罪吗?有意思了吧。

把整个事件分阶段,拆开看:在张三疯进入巴依老爷家发现小老婆有姿色前、阿凡提开始望风为第一阶段,两个人这时是齐心协力准备在巴依老爷家大显身手——偷钱,并且也如此实施地。按照刑法盗窃罪的规定,按照盗窃罪处罚没问题;当张三疯发现巴依小老婆姿色的时候,张三疯用实际行动证明“爱美人不爱江山”,钱也不要了,就要做那龌蹉之事!这时候,我亲爱的读者们,你觉得张三疯还能用盗窃罪来收拾他吗?他可是一分钱都没拿到啊,况且,他现在犯的罪可是比盗窃重的多的罪——QJ(这个词是被屏蔽的应该,不懂的自己去查)。

等等!共犯,心连心、手拉手,怎么感觉两个人应该是犯的一样的罪,才能算共犯吧,怎么现在看,张三疯和阿凡提不能定一个罪名了呢?

其实,这就涉及刑法学上一个非常专业的名词“共犯脱离”,你也别管这到底是什么鸟意思。就用我这个故事来理解:阿凡提只能为盗窃(未遂)承担责任,而张三疯则因为盗窃的路上跑去QJ而“共犯脱离”,即脱离了盗窃罪。

至此,张三疯和阿凡提的第一场戏结束!

【第二场】张三疯觉得自己是庙街的小流氓,街坊邻居都害怕他,于是就纠集了阿凡提等小伙伴,成立了“庙街兄弟会”,自立为大哥,开始了在庙街收保护费的买卖。随着兄弟会壮大,很多小弟就开始我行我素,今天抢了李婶、后天打了武大,不知道哪天哪个小子又干了杀人越货的勾当,张三疯实在管不了就不管了,但是小弟们都记得还有一个大哥,该孝敬的份子一个子都不少,而张三疯也就笑纳了。后来,张三疯案发,被定为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小弟们干的所有的抢劫、故意伤害、故意杀人等犯罪,张三疯均作为主犯被判刑。

看到了吧, “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是一个能够让所有的社团带头大哥们泪奔的一个罪名,一个没有拿出来明说的“共犯”。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办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座谈会纪要》的规定“

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应根据法律规定和本纪要中关于‘黑社会性质组织实施的违法犯罪活动’的规定,按照该组织所犯的全部罪行承担刑事责任”

。按照这个解释,张三疯被《刑法》默认为“共犯”,不管张三疯是否跟小伙伴们是否心连心、是否手牵手,只要张三疯组织了这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他就要为所有小弟们干的事而负责,即对兄弟会所有成员的犯罪行为承担刑责。而且这个刑责通常都是很重很重滴,如果不幸手下多杀了几个人,那张三疯十分可能会被判死刑……所以,这个罪名真的很让人泪奔。

这个罪名实质是刑法中的一个特殊规定,为的就是严厉打击黑恶势力,尤其这个黑恶势力的组织者和领导者,唯有这样才能以儆效尤,才能彰显国法之威严!

“组织、领导、参加恐怖组织罪”跟“组织、领导、参加恐怖组织罪”在共犯的解释上是一样的。

【第三场】张三疯跟阿凡提相约去抢劫巴依老爷,两人商量好所有细节后,准备出发的时候,阿凡提怂了,觉得还是在家安安稳稳过日子比较开心。于是张三疯独自一人去抢劫巴依老爷,结果被巴依老爷家的保镖打伤、扭送到公安局,张三疯供出阿凡提,随后阿凡提也被收监。事后,两人均被判抢劫罪(未遂)。

WHAT?阿凡提没跟着去抢劫啊,怎么还被判了一个抢劫罪呢?

在阿凡提不想与张三疯去抢劫之后,他有三个选择,同去——共犯;不去,但同时要阻止张三疯也去抢劫,如果不能阻止,还不报警——共犯,如果阻止了——两人构成抢劫罪的中止,按规定可以不处罚。

所以说,人啊,一定要往好道走,你看人家阿凡提同志,明明已经准备弃恶从善,但就是因为没有能阻止张三疯的犯罪行为就变成了共犯。要知道,阿凡提在这件事里可是一分钱的好处都没有捞到。

【第四场】一声吼型的共犯。

先说故事:张三疯系某地老板,很有点钱,好面子,爱耍威风。某日,领着一帮保镖,请朋友阿凡提去和平饭店吃饭。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张三疯有点喝多了,在走廊里不小心把饭店的里的一扇玻璃打碎了。饭店经理老王头要求张三疯赔钱,张三疯站边上也不吱声,手下保镖一窝蜂的围住老王头也不动手,准备用眼光杀死这个老王头。在僵持了5分钟后,张三疯旁边的阿凡提突然吼了声:“打”!众保镖一拥而上,将老王头打成重伤!

本场戏中,阿凡提从始至终只说了一个“字”,但是,他要为老王头的重伤负主要责任。为啥?我们在回忆一下共犯的要件:心连心、手拉手。保镖们本来想按照张三疯老大的要求用眼光杀死老王头,而大家知道眼光是不可能杀人的,老王头不会受伤,没有犯罪结果,自然不能算犯罪了,此时阿凡提没吱声,保镖未动手,没有形成共犯的必要条件;然而阿凡提的一声吼,彻底打破了宁静,让众保镖以为得到授权,用实际行动贯彻了阿凡提的意志,从这点来说,阿凡提在心里层面是要“打”老王头,而保镖们用实际行动贯彻了“打”,所以,阿凡提、保镖们在那一声吼之后,完成了“心连心、手拉手”!共犯!还是主犯!因为他是主使。

【第五场】职务犯罪的共犯,大爱啊!为什么呢?因为,职务犯罪要求犯罪的主体必须为“国家工作人员”或者“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用老百姓的土话讲,就是吃皇粮的,普通群众可是没有资格被此类罪名伺候。然而,一旦被认定为共犯,结果可就完全不同了。

有请张三疯和阿凡提出场。

张三疯是某地住建局的一把手,阿凡提是张三疯的小舅子,一个无业游民。很多老板都想找张三疯办项目、批手续,每次都是被张三疯义正言辞的拒绝。后来,老板们发现,找阿凡提办这些事就能成,于是纷纷把钱送到阿凡提家里。东窗事发后,经监委调查,原来张三疯与阿凡提约定,张三疯办事不收钱,而是由阿凡提代收,两人按比例分成。

这场戏里,很明显,张三疯涉嫌受贿罪,阿凡提在明知道老板们送钱是送给张三疯的情况下,依然替张三疯收钱办事,符合心连心、手拉手的认定,定他个受贿罪的共犯一点问题没有,哪怕阿凡提跟国家工作人员不沾一点边。

以上,就是简单的几个共犯场景,还有很多更复杂的,更有趣的,以后可以再探讨探讨。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