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为什么中国人相信共济会阴谋论?

为什么中国人相信共济会阴谋论?

互联网 2021-04-18 07:31:42

今年7月,在“南海仲裁案”和“赵薇事件”的舆论浪潮中,关于赵薇加入共济会的阴谋传闻在网络上广为流传。凭借着赵薇和马云等人的合影以及坊间流言,部分网民跳跃式拼凑出了一个惊天阴谋并深信不疑:赵薇被共济会收买,共济会通过资本控制世界、颠覆中国。21世纪初的十几年间,共济会阴谋论在中国愈演愈烈,所有领域的公共讨论都能走上阴谋论的“套路”,只不过这一次因为有了爱国的加持,共济会阴谋论的传播更有恃无恐、甚嚣尘上。

畅销作品拿共济会当卖点

当中国人熟练使用共济会阴谋论的时候,他们可能没有想过,“共济会”这么小众的概念从什么时候走入大众视野的呢?

2003年,美国作家丹尼・布朗的长篇小说《达・芬奇密码》打破了美国小说销售记录,和2000年写的《天使和魔鬼》一样,在中国拥有众多读者。小说里涉及到了光明会、共济会等神秘组织和阴谋计划,以悬疑故事讲述了操纵世界的宗教组织。2006年,《达・芬奇密码》的同名电影在美国上映,直接带动了小说《达・芬奇密码》在中国热销一时。共济会阴谋论从此在小说爱好者之间流传开来。2010年,丹尼・布朗的新作《失落的符号》问世,其中对共济会阴谋煞有介事的描写成了最重要的卖点。

当然,小说毕竟只是对现实的演绎,并不足以被广大网友接受,直到学者们的书籍出炉,共济会阴谋论才开始扩大化。2007年,经济学者宋鸿兵的《货币战争》被大家所熟知,随后几年持续热销,甚至成为一些官员必读书目。2010年,何新先后推出了《统治世界・共济会与世界战争》和《统治世界2・手眼通天共济会》,而同年《谁在真正统治世界》这本打着“揭秘历史真相、探究阴谋密码”的书也被翻译出版进入中国市场。何新在书中称,共济会是“全球资本主义的核心中枢”,各类历史大事件,比如法国大革命、美国独立战争、世界大战、俄罗斯革命被归为共济会成员的操纵,甚至连转基因、疫苗、人工病毒都是共济会的阴谋。

从悬疑小说到学者论述,书籍带动了共济会的传播,并将它引入秘不可测的场域。随着互联网的逐渐普及,读者之间网络交流越来越便捷,网络中关于共济会的揣测、探讨的内容随处可见。豆瓣上有人成立了“共济会小组”,和网友们一起破译神秘社团的幕后故事,还有人录制了关于共济会的恶搞视频。大到金融危机,小到李天一事件、赵薇电影换角,在这些争议性的热点事件舆论中都少不了共济会的影子。在一波又一波的舆论中,共济会作为既强大又邪恶的组织,它的“魔爪”已经伸向了我们,与身边的每一件事都息息相关。共济会被描绘成操纵世界的黑手,阴谋论成为了一种简单好用的“批判工具”。

为什么我们喜欢共济会阴谋论?

严格来说,共济会阴谋论是种族阴谋论中的一种。关于共济会阴谋中最恐怖的传言是,共济会将靠资本统治世界,实现集权政府,建立全球新秩序,对世界人类做种族和宗教分类,遗弃所谓“垃圾人口”。这一论述让人自然联想到了流传于世界的“犹太阴谋论”,和共济会的手段、目的有异曲同工之妙。

共济会阴谋论和早年“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说法一样,在中国形成了“同仇敌忾”的效果。在改革开放过程中,西方的物质、文化、生活方式进入中国,我们担心在全球化过程中处于弱势地位,在金融领域失去掌控,在文化领域没有话语权。这种恐惧感使很多人无法正视眼前的问题和困难,而把注意力放在“异化”和攻击某一群体上。在中国,共济会阴谋论正是在民族主义情绪统治下逐渐流行起来的,这种不健康心态导致人们对社会、政治、经济持有偏狭态度,充满了不安全感。

另一方面,有关共济会真实可靠的信息非常少,共济会的出身也自带神秘属性。共济会最早可以追溯到14世纪石匠行业的秘密结社活动,从一开始共济会就具有类似慈善的性质。进入20世纪后,共济会主要以基金会等现代组织形式存在,以理性改造世界秩序的信念已逐步变成推动慈善事业。一个经常被提及的数据是,美国共济会的慈善捐赠额高达每天200万美元。

共济会阴谋论的盛行恰恰反映了目前中国民众认知的悖论,与西方交流越来越紧密,但是对西方的认识却越来越模糊。正是对西方认识模糊才给了共济会阴谋论生存的空间,其实不论是宋鸿兵的魔幻现实主义“历史小说”《货币战争》中关于“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描述,还是何新对于共济会的揭秘,其实都是拾西方反犹主义的牙惠。在西方本就已经被证明并非事实的东西却被所谓学者当成历史写进书中。

阴谋论更多地反映了一种思维惰性,所以很多相信阴谋论的人属于社会底层人员,学历不高,接触的信息也不够广。这种懒惰地思维模式最明显的表现自然是预设结论,“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所以帝国主义的一切行动,无论是合理还是不合理的都会被认为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金融危机的爆发被看成是美国的阴谋,于是乎阴谋论爱好者开始从过往的现实当中找寻证据,但从来没有那个阴谋论者在自己所谓的阴谋开始之初就指出对方的阴谋。这也是阴谋论者自圆其说的法宝,能被看出的阴谋都不叫阴谋。

共济会不可能是一个超级强权组织

在何新的笔下,共济会是一个意识形态统一、架构严密、行动一致的组织,有一套滴水不漏的流程和的仪式,有戴着高帽子、穿长袍、执法器的长老为他们主持。何新凭空把杂七杂八原本与共济会毫不相干的大人物、大事件,以及五花八门的文化符号、宗教仪式等都一股脑地置于“共济会”这个概念之下,有哗众取宠的嫌疑。从现有的资料中看,共济会不具有一个超级强权组织存在的条件。

按何新的说法,摩根、洛克菲勒、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垄断资本控制着美联储,触角延伸到美、英、法、德等国家的各大金融机构、文化宗教机构。可从共济会的组织结构上来看,共济会各地的组织之间没有隶属关系,没有一个强大的领袖或君主来保障强权的实施。垄断资本贵族结成的是一种既竞争又合作的关系,独立性较强,在拥有非常殷实的经济实力和社会地位的条件下,并没有成为宗教、黑社会组织的心理基础和现实紧迫感。不论会员的组成中权贵资本、各行精英占据多少比例,他们公开邀请同城志同道合的人来加入,并没有诱惑或者强迫。

共济会的故事听起来确实曲折生动,而且似乎能让人一下子简单明了地了解所谓“历史真相”。可阴谋论的矛盾之处,在于无法解释共济会如何做到用“一小群神秘人物幕后操纵了所有事件”,如何通过“专制”和“独裁”,在全球范围内集中力量、让会员死心塌地为目标而活。

在“成为共济会会员”的资质要求中,申请者的年龄必须在21岁以上,愿意践行“making goodmenbetter”的理念,有好的品性并能够善待其他会员。虽然对于申请者的最终入选的情况不得而知,但这样的资质要求,和我们想象中只有精英才能参与的“神秘结社”大相径庭。单纯地看这种要求,赵薇毫无疑问具备资格,但具体是不是就不得而知了。

世界上有权贵名流参与的组织不止共济会一个,为什么关于它的谣言最多?或许很多人无法相信世界上会有共济会这样以“修身齐家”为理念的组织,只能私自为它按上“统治天下”的野心吧。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