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记忆可以植入──关于「商场迷失」实验

记忆可以植入──关于「商场迷失」实验

互联网 2021-04-20 01:16:22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记忆可以植入──关于「商场迷失」实验

「商场迷失实验」在心理学实验中非常有名,它虽然只通过24个人进行实验,采样较小,但已成功地使人们认识到,记忆是可以植入的。

实验是这样的:

一九九一年,Elizabeth Loftus找来24个人,分别从他们的多名亲人口中搜集到各人年幼时证实确有其事的e三个生活片段。她把这些事情,加上一个捏造的片段,形成四个记忆片段,写好交给各当事人,并告诉他们,他们的亲人都记得发生过这样的事。这些人要就各片段补充记得的细节,若忘记了就说忘得了。之后,她分别会见各人,再详细追问。

捏造的片段差不多一样,就是当事人约五岁时由父或母带同兄弟姊妹在去逛商场,拿着父母给的零钱一进商场就一马当先跑去买雪糕,结果迷路了,最后被找到时,正向一个老人家哭着。

结果,24个人中有6人(四分之一)说记得发生过这样的事,并为片段增加了不少细节,例如14岁男童 Chris记得遇到的那名老年男子穿的灯芯绒外衣是蓝色的,头有点秃,戴眼镜;再见到母亲时,母亲说了句:下回不要再这样了。(http://www.youtube.com/watch?v=PQr_IJvYzbA)

Elizabeth Loftus 最后告诉24名接受测试者四个片段中有一个是捏造的,要他们圈出来。6名相信曾在商场迷失过的当事者中,仍有5人相信事件是真的。

这证明了 Elizabeth Loftus 的假定:你若受到细意辅导去记忆某一事情,而你又有足够的配合,你就可以「记起」这件事情。 ElizabethLoftus和一些心理学家后来设计出更多类似的实验,让人们「记得」更多幼年时的惊骇片段,有被野兽袭击、遇溺、见到有人「鬼上身」等等。「记得」这些天马行空片段的人有接近两成到三成。

Elizabeth Loftus 马上受到抨击,认为她为淫虐幼儿的人张目。她却是拿出更多实验结果来作回应,也吸引更多心理学家对虚假记忆进行研究。你到Youtube 用 false memory 之类字眼搜寻,可以看到大量这样的报导、访问、教学录像。

在这样的反击下,美国八九十年代那些以「忽然记忆」控告父母的阴风恶浪逐渐消退,不少女性撤销对父母的控诉,一些无良心理分析师受到惩处。人们开始承认:人的记忆有可塑性(malleabilityof recollection)。Elizabeth Loftus 还认为,人的记忆,通过有所期待的思量,会不断改变。

Elizabeth Loftus关于记忆的研究和应用没有停止,她让记忆心理学在不同领域作出贡献,但也让人们担心:这样用专业技巧去操控人们的记忆,会不会带来难以想象的恶果?(待续)

(「记忆医生」之四)

==========延伸阅读==============

錯誤的記憶

記憶是我們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們每分每秒也在依賴記憶;上學的路、新同學的姓名及長相、算術公式、生日會的情況,這些都是我們的記憶。可是,你有沒有想過你「肯定」的記憶可能是錯誤的?當我們「回憶出」從未發生過的事件,或者所回憶的事件與真實情況完全不同時,錯誤記憶現象便發生了(Yang 2009)。

大部份人確信人類記憶是永久的,並認為那些已遺忘的瑣碎詳情能透過催眠或吐真藥(truth drugs)等方法去想起。可是,研究卻顯示人類記憶是歪曲的、有偏見的(Gazzaniga  Heatherton & Halpern 2010)。

錯誤的證供就能有力地證明錯誤記憶的存在。於案件審判中,目擊者扮演著重要角色,但心理學家發現,在40宗有DNA證明疑犯無罪的案件裡,高達36宗的疑犯都被至少一個目擊者指證為犯案者(Gazzaniga  et al. 2010)。學者認為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人對於識別其他種族或其他社會階層人士的特點、容貌,能力較差。因此,當疑犯並不屬於目擊者經常接觸的種族或社會階層時,目擊者便很可能錯誤指證疑犯。

美國心理學家Dr. Elizabeth Loftus發現錯誤資訊(misinformation)對記憶有直接影響(Loftus & Palmer 1974)。在一個實驗中,測試者看完一段撞車事故的影片後要填寫一份問卷。其中一個問題是:「當兩輛汽車_____時,汽車時速約是多少?」對於不同測試組,底線處的動詞不同,當動詞為“碰撞” (hit)時,測試者估計時速為34英里;而當動詞為“撞毀” (smashed into)時,測試者對時速的估計升為41英里。更有趣的是,當測試者在一星期後被問及是否看到現場的玻璃碎片時,動詞為“碰撞”組的測試者只有極少數肯定看到;動詞為“撞毀”組的測試者則有三分一人肯定看到。事實上,影片中的現場根本沒有碎玻璃片。 “碰撞”/“撞毀”等錯誤資訊使測試者產生有偏差的記憶;由於這些動詞本身暗示車禍嚴重程度,動詞為“撞毀”組的測試者會較動詞為“碰撞”組的更可能「記得」並不存在的碎玻璃。

除此之外,Dr. Elizabeth Loftus認為一些完全錯誤的記憶亦能夠植入人的記憶裡(Loftus &  Pickrell 1995)。在她實驗中,測試者先在筆記簿寫下一些兒時發生過的真實事件並交給實驗者,實驗者會偷偷加入一項虛構的事件----「五歲時於商場迷路大哭,最後在一名老伯的幫助下找回家人」。之後,實驗者會指示測試者在接下來的五天都在筆記簿內寫下所有事件的有關詳情;若記不起,便填上「我不記得」。於一個成功植入記憶的個案中,一名十四歲的男孩在這五天內「記起」更多有關這虛構事件的詳情。他「記得」那位幫助他的老伯是一名很酷的人、「記得」自己當時害怕不能再與家人團聚、「記得」自己在事件中被母親責罵。幾星期後,男孩再接受訪問。訪問中,他提供了更多有關在商場迷路這虛構事件的詳情。當實驗者要求男孩按記憶的清晰度排列筆記簿內的事件時,男孩甚至把這虛構事件放在第二位。這個錯誤的記憶已完全植入了男孩的腦內,成為一個「真實」的回憶。最後,當男孩被告知在商場迷路是實驗者偷偷加入的虛構事件時,男孩還顯得難以置信呢!

雖然並不是所有測試者都把虛構事件當成「真實」的回憶,但以上的實驗足以證明我們認為「真實」、「肯定」的記憶可能是錯誤,甚至可能從沒有發生過。至今,學者們仍未能找到可完全防止形成錯誤記憶的方法;對於錯誤記憶形成的原因亦是眾說紛紜。大家不妨找家人朋友做個實驗,看看是否能把虛構的事件植入他們的記憶,並從中研究一下防止被他人植入記憶的方法!

References  Gazzaniga M. S. Heatherton T. F.  & Halpern D. F. (2010). Psychological science (3rd ed. pp. 317-323). New  York: W. W. Norton & Co.  Loftus E. F.  & Palmer J. C. (1974). Reconstruction of automobile destruction: An  example of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language and memory.Journal of Verbal Learning and Verbal Behavior 13(5) 585-589.  Loftus E. F.  & Pickrell J. E. (1995). The formation of false memories.Psychiatric annals 25(12) 720-725.  Yang Z. (2009).Ji yi de tan suo(Di 1 ban. ed.).  Beijing: Beijing shi fan da xue chu ban she.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