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为什么说《浮躁》这张专辑是王菲专辑中的巅峰之作?

为什么说《浮躁》这张专辑是王菲专辑中的巅峰之作?

互联网 2021-04-19 23:39:51
作为一个还算学了点乐理的菲迷,对这张专辑的感觉颇为奇特。融合中西方音乐,撇开其中等歌曲的词甚合我心外,歌曲中的确如下面此人解读一般,在旋律和乐理上有很多奇特之处。窃以为听歌不看歌词,简直就是胡听,如果能参透乐理知识,会更觉察其天分所在。我并不认为王菲张亚东等创作一首歌时会逐句分析,最终创造出类似音域不逾八度的的好曲子。想象一个人随口哼唱便成佳作,不得不佩服那一时期那些人的才华。之所以说这专辑最佳,正是因为此专辑中几乎每首歌都值得玩味,并且几首歌之间有些许不易察觉的连贯度。当然人们各有所爱,在王菲的其他专辑中都会有一些点睛之作。具体分析参见下文。

by 黃志華 說王菲《浮躁》(1)

每次聽王菲新近的唱片專輯《浮躁》,總是不期然的想起外國詩人但丁的詩篇:

「你們哪,置身一隻舢舨,為了聽歌,在後面跟隨我唱着歌前進的大船。回航吧,重覓你們的水湄:別駛進大海!因為,找不到我,你們會終身迷途失墜。」

充滿自信的詩人,向讀者下「逐客令」,就正如充滿自信的王菲,以無詞歌向樂迷下「逐客令」──只慣卡拉OK模式歌曲的先生小姐請回可也!

其實,只是「唷唷噢噢」的無詞歌絕不是王菲發明的東西,是見識少的樂迷少見多怪而已,根本從古典到流行音樂都很常見,尤其在外國的一些主流樂圈裡,更易找着這種作品。最可笑是有些寫音樂文字的人竟自以為幽默,將無詞歌跟洗澡哼歌相提並論。這彷彿就像有人指着阿蟲的畫作說:「這樣的畫幾筆公仔,寫幾句好像很有哲理的話,我都識!無人欣賞而已!」畫評人而說出這種畫,你會怎麼想?

回說王菲這張《浮躁》專輯,有兩首是外國樂隊Cocteau Twins專為王菲而寫的曲子,這大概是寶麗金這間跨國大公司近年的政策,喜歡邀外國名樂人樂手為本地巨星寫歌,藉此提升本地旗下歌手的地位。

然而我總覺得,有外國名樂人肯為本地歌手寫歌固然增光不少,但假如有外國名樂人肯唱本地創作歌手的作品而且還唱紅了,那才真是絕對光榮的事!

王菲的作品可會有這樣的一天?我想,有沒有這樣的機會都未必與作品水平有關,運氣與際遇可能更重要些。

無論如何,王菲雖下了「逐客令」,我倒不自量力的希望能替她多留點擁護者。

說王菲《浮躁》(2)

看過不少關於王菲《浮躁》專輯的樂評。其中一位有這樣的論說:

「很明顯王菲對和聲並沒有太多太深的研究,她採用的只是幾個簡單的和弦,可是她卻能加以各種輕微的變化運用,效果極動聽。」

對此說法,我是有所補充的。王菲近兩、三張唱片中由她自己寫的歌,開始有不少「中國」因素,正如早前答讀者有關王菲上一張唱片中的那首《假期》,旋律發展手法及曲式結構其實都很中國。而中國音樂的審美趣味卻絕不在乎和聲,只在乎旋律綫的曲折多姿,曲式結構也趨向於形散意貫。也因此,對和聲沒多大研究根本不影響王菲的曲調創作。

不過,中國音樂的這種審美習慣,往往需要足夠的時間空間來舒展樂思,聽聽《春江花月夜》、《二泉映月》、《瀟湘水雲》這些傳統曲目便知一二。

王菲要在時間空間狹小的流行曲裡融入「中國」因素,是絕不容易的。

想起另一位創作歌手林子祥寫的中國小調類型的作品如《在水中央》、《再見楊柳》,或是達明的《石頭記》,就常常讓我覺得徒具「中國」因素的外貌,聽來卻只覺「趕着下班」,既沒有曲折多姿之態,也沒有舒展之感。

聽王菲《浮躁》專輯中三首「中國」因素較強的作品《無常》、《浮躁》、《末日》,則完全沒有這種「趕着下班」的感覺,未知是王菲接近竇唯多了,中國音樂修養強了,還是她自己在北京成長的日子時已有這種修養,使她能夠頗成功的克服在狹小篇幅注入「中國」因素的困難!值得注意的是,王菲這些作品大都很短,卻讓人有餘味無窮之感,甚是奇妙。

說王菲《浮躁》(3)

王菲新唱片中的兩闋歌曲《無常》、《浮躁》,有不少地方是可以相提並論的。

尤其值得留意的是,兩首歌的頭四個字所配的音都是5612(藍色音符為低音),似乎是王菲有意如此,使兩曲有暗暗相連的意味。

此外,這兩首歌的旋律都以五聲音階為主,中國色彩很濃。歌詞方面,一首強調「無常」,一首言及「煩惱」,這兩個詞語都來自佛教,「無常」是梵語anitya的意譯,「煩惱」是梵語klesa的意譯。略為熟悉王菲的樂迷都知道,她心中信佛,常看佛經想佛理,於是在其作品中出現佛家常用的語詞,也就一點都不奇怪,由是覺得這兩首作品放在一起,就很理所當然,彷彿是承接的關係。

然而若以曲式結構來看,《無常》與《浮躁》就很不同。《無常》的曲式是A+A+B+C+C1+D(尾聲)。《浮躁》的曲式則是:引子+A+B+A+C+A+B+A1。

從流行曲的商業角度看,《浮躁》當然比《無常》易上口得多,因為A段給重覆了三次,記不起也難。至於《無常》那種曲式,看來就比較鬆散,但卻有中國藝術審美趣味,因其類似國畫散點透視的空間結構。

這種「散點透視」式的結構,王菲近年甚愛用,上一張唱片的「假期」是如此,今次的專輯裡,除了《無常》。另一首《末日》也是這類曲式結構,似乎要以此成為她寫曲的「註冊商標」,一種風格的標記。

無疑,這種「散點透視」式的曲式結構,可以非常多變,不會公式死板,但是缺點也是很明顯的,比較難上口,記得一兩句容易,要記得全首就很難,但我相信,我行我素的王菲,寧取盡情抒寫,卻不大介意是否易上口。

說王菲《浮躁》(4)

在上一篇說過,王菲的新歌《無常》是很散點透視式的結構,然而,其A段和C段都寫得比較流麗,因而也就補求了結構上較散的不足。

就以A段來說,乃是以上下句組成的,上句為5612 6123 1235 1321(藍色的音符為低音,下同),以5612這四個音連續向上模進,手法簡單卻予人很深的印象。當然,也許有些專業作曲人會感到是在作音階模進練習,不值得稱道。

這A段的下句尤妙,前十二個音是上句的緊縮,抽去了1235 這個小片段,再接續上 611,頗見靈巧 。

《無常》的歌詞並不長:

「夜風微凉,樹搖月晃,雲兒在飛,我在想。水流花兒香,一片夜色放心上。喜中帶憂暗中有光,怎麼度怎麼量?田野山崗、美麗之下的(這個「的」字放了在重拍上,甚不自然)淒涼(歌詞冊至此還多了「無常」二字)。你看那山色湖光,你看那藍天白雲,看不到一絲渺茫。你再看海天碧浪,你再看晚霞曙光,禁不住匆匆忙忙,把希望留給失望。」

這詞明顯滲點哲理成份,而歌名《無常》作為點題,許多人會覺得是消極,但若因了悟生命的無常而更積極投入人生,又豈消極之有?

王菲這詞讓我想到崇慧禪師的名句:「萬古長空,一朝風月」,面對怡人的良辰美景,何妨珍惜並享受之,這是有花堪折直須折,而不是今朝有酒今朝醉。詞的末兩句甚堪玩味:「禁不住匆匆忙忙,把希望留給失望。」我第一時間聯想到所謂「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沒有希望就沒有失望」,把希望留下予失望,似乎有努力耕耘,不問收穫之意。

說王菲《浮躁》(5)

王菲新唱片的標題歌《浮躁》,歌詞雖然不足三十個字,但可評的東西卻異常多。

論歌詞之短(當然是以有詞歌來相比),港產中文歌曲中,印象裡以達明一派當年的一首《愛煞》為最,僅十六字:

「情迷意亂,露冷衾暖,浪語傾訴,無盡愛慕」

此乃文化人邁克的手筆。然而談含意的繁豐,《愛煞》是遠不及只多它六個字的《浮躁》的:「九月天高人浮躁。九月裡平淡無聊,一切都好,只缺煩惱。」

也許不少人看罷這簡簡單單的廿二個字,卻並不清楚,詞人是非常煩惱還是煩惱全無?

《浮躁》這二字一般的解釋是輕率、急躁、沒有耐性,且通常與「輕佻」(即不莊重、不尊重之意)連用。

對這廿二個字的第一直覺理解是:在爭秋奪暑的季節,人顯得很乏耐性,縱然沒遇上甚麼煩惱的事,卻反而想自尋煩惱,可偏偏卻尋不着!

然而當我們聽王菲這《浮躁》的歌詞,音符是頻繁地躍動着的,其中有詞可唱的C段,聽來更像愉悅的山歌,歌曲的節拍是輕快的,即以調性來說,也是明朗的大調音階,這一切都顯示,這是一首絕對輕鬆暢快的曲子,要表現的真可能是「一切都好,只缺煩惱」。

但既然「一切都好」,又為何「人浮躁」?「平淡無聊」是苦事還是樂事?

總覺得,浮躁絕非樂事,平淡無聊也是苦事,而至於「只缺煩惱」,筆者認為沒有煩惱往往就是一種煩惱,等於一個人突然被逼無所事,他也會浮躁不安。王菲這首《浮躁》明顯是苦詞樂唱,詞曲各行其是!

說王菲《浮躁》(6)

別的歌曲詞曲各行其是,諸如草蜢用跳舞節拍大唱Lonely,那肯定是失分之作。但王菲這首《浮躁》有此現象,卻未致影響作品成績。

王菲是如此快樂地擁抱這些「浮躁」、「平淡無聊」、「只缺煩惱」的煩惱!

也不要忘記她剛在《無常》中唱過「禁不住匆匆忙忙,把希望留給失望」,一副趕忙投入大自然美麗風光的情態。這情態正像溢瀉到接着的這一曲《浮躁》來。

事實上,由煩惱筆者總立刻想到佛教的名言:「無明即佛性,煩惱不須除」,即使禪宗六祖惠能大師也有名言道:「煩惱即是菩提」,王菲這《浮躁》的苦詞樂唱,也隱隱約約的帶着相近的意味。

一般人都以為佛教禪宗會教人怎樣逃避煩惱,卻不知道這種宗教反而愛教人直面煩惱,從生活中所遇到的種種煩惱裡學會平常心之道,即所謂「日日是好日」、「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閑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要眠即眠,要坐即坐。熱即取涼,寒即向火」。直面煩惱,不僅是消解煩惱之道,也是成就大事業之道,幾許偉人所以成功,正因為敢於直面煩惱,不怕煩惱。常看佛經佛理的王菲,以苦詞樂唱的方式創造了這首《浮躁》,看來正是一次直面煩惱的示範。更何況,其煩惱也只不過是「浮躁」、「平淡無聊」、「只缺煩惱」,這樣都直面不來,又如何直面更大的煩惱?

但願,王菲的忠實擁躉能夠「收到」這首《浮躁》中所發放出的繁豐的信息。

說王菲《浮躁》(7)

年前筆者在這個專欄裡說過,一首好聽的曲調若音域不逾八度,那肯定是難得的精品。因為過窄的音域,會給旋律創作帶來很大的掣肘。正如好些美術人員喜歡為黑膠唱片設計封面多於為CD唱片設計封面,因為前者掣肘少而後者掣肘多。

不過掣肘多也是一種挑戰嘛!不過,寫出一首音域不超過八度的優美旋律,往往可能是作曲人無心之「得」,有意去寫相信又未必寫得出來。個人甚喜歡收集音域不逾八度的好曲子,但可遇不可求,流行曲領域裡也只有《快樂伴侶》、《龍的傳人》、《癡情意外》等寥寥可數的幾首。這樣小的音域,用小小的玩具琴奏給幼兒聽,也全無問題哩!

最新發現的一首音域不逾八度的動聽曲子,乃是王菲的新歌《浮躁》(對不起,仍然是談《浮躁》,早說過這首歌可談之處異常多嘛)。

當初唱片公司以《浮躁》作為王菲新唱片第一首主打歌,除甚多無詞的樂句,正好代表唱片的一大特色外,歌曲音域不大,可以老少咸宜,應是一大考慮因素。值得一提的是《無常》也基本上只有八度音域,只有唯一一個低音3滑出八度音域之外。

《浮躁》以音域看雖然只有八度,卻無礙旋律的活潑跳脫,反覆得最多的A段,第一小頓由3音急跳下至低音5,第二小頓即由低5躍升回3音,第三小頓以西洋音樂觀點看是分解和弦,但音勢也是飛動的!歌中只出現了一次的C段似山歌,而B段也很有特色,樂句的四小頓,前三頓都停在2音,第四句始回歸到主音!似拙實巧,也很有中國味,事實上中國民間音樂藝人喜稱此手法為「扯不斷」乃形容旋律圍繞着中心音旋律也。

說王菲《浮躁》(8)

王菲的新唱片專輯《浮躁》,無詞甚至無人唱的曲子有四段:《想像》、《不安》、《哪兒》、《野三坡》。

這當中的一闋《不安》來歷有點不明,沒交代是誰寫曲的,很可能是不知從哪首外國音樂改過來的。

其餘三首,都是王菲作曲的,也聽到王菲盡情的「嗯嗯唷唷」,僅在《哪兒》中偶爾唱幾聲「哪兒?哪兒?」

見到有樂評人寫道:

「王菲的『唔唔啊啊』勝過其他同行的庸俗無聊的歌詞不知多少倍,而且這些『唔唔唷唷』都表達了該曲的某種意境。」

筆者對此深有同感,許多流行歌手的唱片,十首歌往往有五、六十首歌的歌詞陳腔濫調,有詞等於無詞,如此情況,倒不如真的不要歌詞,來首純音樂或「唔唔啊啊」算了。

在歌與歌之間穿插純音樂或無詞歌,很多時反而可以虛以藏實,擴闊欣賞者的想像空間。事實上,本地的樂迷是過於習慣了唱片中每首音樂都是歌,每首歌都一定有歌詞,不如此就覺得「呃錢」(騙財)。這種心理就等於一個人買書,要求書裡每一頁都要排滿字,若有一頁插圖或半頁空白,就覺得「呃錢」。殊不知空白用得好,也很有美(藝)術效果,至少讓人讀來眼睛舒服。

王菲運用「空白」,效果也不錯,尤其在這炎炎酷暑,聽著這幾段《想像》、《哪兒》、《野三坡》,便覺有清風徐來。王菲看來也很商業計算,會在盛夏時候出消暑音樂。值得一提的是,王菲在《想像》一段所哼出來的旋律,其音樂結構也很有「散點透視」的味兒,這讓筆者又多了一個例子去說明她近期的創作取向,是如此喜歡效法中國傳統藝術的審美特色:形散意貫。

說王菲《浮躁》(9)

王菲的新唱片《浮躁》中,有兩首作品是由Cocteau Twins特別為她而寫的,而國語歌詞,則由本地的填詞人執筆,王菲自己不出手了。

這兩首作品的詞,個人欣賞《分裂》,而《掃興》則並不覺得怎樣。

說來,初期欣賞《分裂》這首歌曲,總讓我聯想到達明一派昔年《意難平》專輯中的一首《我有兩個》。但多聽了之後,就感到原先對《分裂》的理解不太恰當,捉錯了用神。

《分裂》這首歌詞的主題究竟是甚麼?筆者近日終於省悟,那主題其實給和唱者頻頻唱道:「思念的細胞不斷分裂開去…分裂…分裂」又是一首描寫思念的歌!

記得這位詞人上次為王菲寫的《迷路》是思念,今次《分裂》寫的又是思念,但用的手法是如此迥異而新鮮:

「分裂,分裂,一面笑的天真無邪,一面看破一切……分裂,分裂,守着一個人的世界,流著兩個人的血,都是那擁抱的禍。一半熱,一半冷,……一半天,一半地……一點我,一點你……一點男,一點女……一面紅,一面綠……靈魂隨你飛到另一個世界,身體卻像是斷了翅膀的蝴蝶……有時堅強面對一切,有時須要撒野,分裂,分裂……」

意象是十分迷幻的,卻又完全不同《迷路》的那種境界。尤其「一半熱,一半冷……一半紅,一半綠」這一段,讓我聯想到當代數學那些瑰麗而詭異的分形(Fractals)圖。把思念比喻為細胞分裂,也委實奇巧而貼切,它由少而多,以至分裂至無窮無盡。而詞人也像有意無意要誤導聽歌的人,相信他也在寫性格上的、精神上的分裂,從而收到惝恍撲朔之效。事實上,多疑的我偶然還猜,「流著兩個人的血」是否暗示有孕?但這樣猜未免殺風景。

說王菲《浮躁》(10)

以前研究許冠傑的作品時,曾指出許冠傑所唱的許多歌詞,其創作手法常常只有一個,筆者並把此手法喻之為聖誕樹掛燈飾:即以一個意念為骨幹,然後就盡量搜羅與這意念有關的材料,再將之砌進歌詞去。《快樂》、《錫晒你》就是典型代表。

王菲新唱片中的一首《掃興》,其實也是用這種「聖誕樹掛燈飾」的手法寫成的。

這種手法的好處是:往往很能增強作品的張力和氣勢,因為相關的材料接二連三的或排山倒海的湧出,使欣賞者應接不暇之時感到趣味盎然或嘆為觀止。可是這手法也很易令創作人失手,落得個東拼西湊,全無層次。

跟同類創作手法的作品相比,筆者不覺得《掃興》會比《快樂》、《錫晒你》優勝,大家都題羅列材料。大抵只要決定了要用這種手法創作,則只要不是想像力、聯想力太差勁的寫詞人,都可寫出有相近表現的詞作來。

用此手法而寫得絕頂成功的經典,我首推唐代大詩人李白所寫的《蜀道難》,一連串的奇譎意象,皆能凸顯「蜀道難」這個中心主題,這才是詩裁與詩情。

當然,《掃興》只是短歌,詞人沒能夠縱橫馳騁如椽之筆,而《掃興》也只不過是不太痛不太癢的個人情緒,跟《蜀道難》的高遠命意相比,根本不公平。要比,大可跟詞人近期用同樣手法寫的《慾望之規條》,這兩首詞一比,《慾望之規條》明顯優勝很多,既勝在命意,也勝在層次。事實上,《掃興》在命意上是太凝滯黏著,就像畫地為牢跳不出去,沒能給欣賞者額外的想像空間,所以詞中輻輳的意象雖生動,卻欠餘味。

說王菲《浮躁》(11)

談王菲的《浮躁》專輯,她自己寫曲詞的一首《末日》,乃是不能不談的。

《末日》的曲調明顯又是典型的散點透視式的曲式,A、B、C三個甚是不同的段落串綴在一起,旋律線由相對平穩發展到後來的頻頻大起大落(即唱到「清規戒律」的那一段),彷彿是一種約束不住的情緒。

《末日》的歌詞寫得甚有震撼力,似乎是寫某部份香港人的末世情結。在筆者眼中,王菲之於香港,不過是個過客,誰料在這位過客的筆底下,卻能鮮活的寫出這種末世情結。

《末世》的A段道:「理想徘徊十字路口,不知道往哪邊走。信心一路上低著頭,數著腳下的石頭。陽光有一些刺眼,空氣也不太新鮮,他麼想著,猶豫不前。」

擬人法人人會,但詞人在這裡把「理想」、「信心」擬人化,甚妙,而連串巧妙擬人的描寫還陸續有來:

「美麗流着眼淚向自己告別,虛偽展開笑臉在人群中周旋,道理說服不了自己決定放棄,欲望買下了一切也沒能滿足空虛」。這四句寫了四個「人」,卻儼然是殖民地夕陽歲月裡千奇百怪眾生相的剪影。其實這幾句,句句都是虛寫,卻讓人有無數聯想,譬如「虛偽展開笑臉在人群中周旋」就讓筆者聯想到那些政壇變色龍,當然,你也可以有別的聯想。

詞的最後一段也很有意思;「清規戒律,沒有意義,三心兩意,才是魅力。末日來臨,一點好奇,好奇,誰也不會在意。」「好奇」二字,恰恰點出許多香港人當下的心理:很想看看九七後的香港會怎樣變,又或想看看那些兩面逢迎的人物,九七後際遇會如何?這《末日》越聽越有共鳴。

說王菲《浮躁》(12)

一連多天都是談王菲,不過這其實並未破自己的紀錄,記得早年在此欄談侯德健的專輯,一談便是半個月,而八十年代裡讓我談十天以上的唱片也多着,不似今天,只有屈指可數的唱片能激起談興。

回說王菲《浮躁》專輯,內裡有一首王菲寫曲寫詞的《墮落》,此歌筆者在這些日子以來反覆聽過多次,也對歌詞揣摩了不少時光,但總是弄不懂詞裡的中心思想,非常朦朧非常霧。

然而最終卻聽出一點端倪,雖然那想法也許不過是郢書燕說,但相信也能給大家點點啟迪。由此也可知,有些唱片只聽幾次往往是聽不出曲中意詞中味的,王菲的唱片就肯定是這一類,未知讀者以為然否?

對《墮落》的大膽理解是,此歌正是王菲與竇唯的「墮落」宣言。而「墮落」二字則讓筆者聯想到陶淵明《歸園田居五首》中的兩句名句:「誤落塵網中,一去三十年」。只是陶氏是「誤落」,王竇二人則可能自甘墮落進塵網之中,卻又清楚知道甚麼是「墮落」。

詞中的「你」,頗似竇唯的公眾形象:「不願多說話」、「左右不了誘惑(有大公司支撐出唱片的誘惑?),你才拒絕寂寞。」詞中的「我」也甚有王菲的影子:「絕望地逆流而上(所以有這張《浮躁》?),甘心地自投羅網(指娛樂圈名利場?)」沿這種方向去理解大概也不太差罷。若這種方向不錯,則從「只想放縱一下……甚麼也沒錯過,其實一無所獲,談不上失落,陶醉和麻醉交錯」這幾句,可猜想王菲對於出版唱片還是頗戀棧的,或只看她還能不能繼續逆流而上。

我甚希望她能夠繼續遠航音洋深處。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