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空谷生绿萼,花落为杨郞——公孙绿萼

空谷生绿萼,花落为杨郞——公孙绿萼

互联网 2021-04-19 07:07:02

空谷生绿萼,花落为杨郞——公孙绿萼

为什么说绿萼姑娘被称为《神雕侠侣》中最为同情可怜的姑娘?

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绿萼姑娘,犹如空谷幽兰,清丽脱俗,从小到18岁,一直生长于绝情谷,没有接触外面的世界,更没有接触过风流倜傥的男子。

初见杨过,杨过形容为:其实她容貌虽也算得上等,但与小龙女相比固然远为不及,较之程英之柔、陆无双之俏,似乎微见逊色,只是她秀雅脱俗,自有一股清灵之气。

于是,杨过忍不住开撩,说她很美。原文中写到,绿萼姑娘看到他连连挥动手指,知晓他心有所属,不禁黯然,嗔道:“我跟你说话儿,你却思念你的意中人。”杨过却脱口而出,回了一句:“冤枉啊冤枉,我为你手指疼痛,你却来怪我。” 虽然带着几分油滑,一丝轻佻,但被这么一个俊朗潇洒的男子赞美,恐怕换了任何一个十八妙龄的女子也招架不住。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至此,绿萼姑娘已然对杨过有了好感,杨过也犹如一阵清爽的风,打开了绿萼姑娘的心扉。

原著里,对于公孙绿萼情系杨过,曾有这么一段描写:这一日中,静中自思,无时无刻不在杨过身上,一缕情丝,劳劳系上了这少年男子,再也不能自拔,虽为片面相思,但“作茧自缚”,所缚者也是生死以之,不亚于两情相悦了。

一位纯情的少女,便不顾一切的爱上了已有意中人的杨大哥。以致不顾一切也要救大哥,不惜背叛父亲,放人,偷绝情丹;不惜欺骗母亲,把真解药给杨大哥;乃至不惜自身性命,撞上父亲的黑剑,保全杨大哥。

公孙姑娘在18岁时,生命中走入了一个杨过,于是她的生命轰轰烈烈燃烧了,很快就把自己消耗完了。正如同一片绿叶,衬托了红花,注定要凋落。

当然,被迫走上这条香消玉殒之路的,除了爱上了杨过,还有她的家庭:父亲自私自利,冷漠无情;母亲性情大变,喜怒无常,逼迫婚嫁。

一个为了自己心爱的人,不惜背叛父亲、母亲,不惜性命,爱的无私伟大。

一个爱上了已有意中人的姑娘,她本性善良,注定是爱的卑微渺小,只希望自己的情郎平安无事,希望自己的情郞与有情人终成眷属,而完全不顾自己。

从小,公孙姑娘以为母亲已死,父亲严厉管教,没有出过谷,不知人烟尘事。因为对情郞爱的挚烈,偷绝情丹,被父亲打下鳄鱼潭。上天垂怜,在深潭中,她偶遇了深爱自己的母亲,而杨大哥也在身边,那时她甚至希望永远不要出去,那应该是一段美丽的回忆。从鳄鱼潭上来后,就是母亲对父亲的报仇。混战之后,母亲又一次逼迫杨过娶自己,却被杨过一句“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回绝。这八个字,宛如金针,悄然刺到了公孙绿萼的心头。当母亲再度以死相逼时,她又不顾及女儿家的仪节颜面,大声说道:“女儿最恨三心两意、喜新厌旧的男子。这姓杨的若是舍却旧人,想娶女儿,女儿便是死了,也决不嫁他。”

她爱杨过,但却不愿令他为难。她自知自己比不上小龙女那般美若天仙,也羡慕他俩的情比金坚,但还是以一人之力在默默地护他周全。或许,只要他能保全性命,她也就欣慰了。

曾经小龙女劝杨过娶了公孙绿萼,以便求药活命。杨过却是凄然一笑,不肯妥协。躲在树丛里的公孙绿萼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心中当即万念俱灰。或许她心里此前一直抱着幻想,心存着二女共事一夫的念头,可此刻猛然醒悟,方知相思成空,已是定局。

至此,可以看出公孙姑娘爱的自卑。

她想一死了之,不料却在断肠崖边,见到公孙止与李莫愁两人狼狈为奸,亲生父亲都能如此歹毒地设计陷害,内心的悲凉犹如脚底那万丈深渊,无穷无尽,对父亲已心死。

将计就计,她再一次以身犯险,投身情花丛中,并将真的解药偷了出来,却不料被父亲抢了过去。她义正言辞地指责父亲的无耻行径,要他交出解药。甚至,为了不让杨过对自己的舍身取丹耿耿于怀,她又又苦苦哀求裘千尺。

当最后那一刻,她被公孙止刀逼,徒然看到杨过眼光中充满着关怀之情,不禁芳心大慰:“他为了我,宁可不要解药!我死也瞑目了。”

她想要的很少很少,哪怕是一个眼神,一个关怀,就够了,这足以让她甘心赴死。于是,她低声叫了两句“杨郎”,便撞上黑剑。她用自己的死,守护着情郞,成全他人,纵然充当着一个过客。

此去经年,绝情谷底的那座孤坟上,只刻着寥寥几个字,芳草萋萋,无人问津,哪怕是杨过本人,又有谁能记得一位痴情的公孙姑娘。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