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难以忘怀王文娟那魂牵梦绕的乡音|徐汇区|王文娟|一代宗师

难以忘怀王文娟那魂牵梦绕的乡音|徐汇区|王文娟|一代宗师

互联网 2021-10-21 13:16:04

越剧事业和上海的海派空间才成就了这样一位了不起的艺术大家。

文 | 王泠一(上海社科院上海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员)

武康大楼,去年开始成为上海的网红地标。过去一周,连日暴雨没有阻挡住越剧爱好者和王派戏迷在这座船形大楼前的祭奠——一代宗师王文娟忽然远去。

E时代的老房子里住着个林妹妹

武康大楼前戏迷们的眼泪,像决堤的海水那般感染着我。我其实只见过林妹妹(王文娟的昵称和艺术化身)两次:一次是在我小学时候、我父亲带我去看了越剧《追鱼》,这是当时九岁的我第一次接触越剧(绍兴戏);父亲认识她,我就有机会得以在后台零距离地接触到了这位光彩照人的艺术家。

第二次是在七年前:记得是巴西举办世界杯足球赛,本不想出门参加社会活动。但当年的国家文化遗产日,我还是应时任湖南街道办事处主任李侃(现徐汇区生态环境局党组书记)的热烈邀请,抵达武康路393号的徐汇区老房子艺术中心出席了研讨会。我们讨论的上海老房子或曰洋楼,主要是指上海开埠以后兴建的各类西式住宅和办公楼;假如没有文化遗产日,它们现在大概率都是“饭店”。在后续的老房子保护和街区活化实践中,我遇到了热心公益和本社区文化活动的老党员王文娟同志。

上海的老房子主要集中在黄浦、徐汇、静安、虹口和长宁等中心城区的历史风貌区。对它们的科学保护和文化传承,属地的房管部门和相关街道则是基本力量。王文娟就很自豪地告诉我:如徐汇的湖南社区地处衡复历史文化风貌区,辖区内共有773幢老房子,多达55处为优秀历史建筑;以及15条永不拓宽的马路。而其中,巴金故居所在的武康路,更是被国家文化部和文物局评为第三届“中国历史文化名街”。与此同时,她自己居住的武康大楼也是价值连城!

陈保平先生在王文娟家中采访武康大楼的文化故事

但这条历史文化名街,怎样才能为文化传承甚至上海都市旅游作出示范性的贡献,曾经难倒过很多热爱老上海的文人骚客。而李侃从徐汇区科委主任岗位履新湖南街道办事处主任之初,也是“一头雾水”;深怕稍有失误就会愧对“列祖列宗”。光有敬畏也不行啊,在传承文化和保护遗产方面总得有所创新的手段吧。

于是,湖南社区作为当年上海市的试点区域,在与市、区房管局协同创新以及相关技术条件支持下,率先为辖区内优秀历史建筑的铭牌粘贴上了二维码。这样,到达这个区域的各地游客通过手机扫描,就可以图文并茂地了解到每幢老房子每条马路的前世今生,还能品读到曾居住在此的名人轶事。另外,微信平台还配有语音朗读模式,让游客能够一边游览老房子,一边聆听它的故事;之后,还可就近观赏戏剧和音乐,这样也就初步实现了“慢品上海”的都市文化旅游个性。

“确实不错,但社区居民又有什么实惠呢?”记得观摩后的我问时任徐汇区旅游局局长林福东(现徐汇区体育局党组书记)。当时他答曰:“不仅是居民,市民也可以通过慢游慢扫社区老房子上的二维码,获得老洋房的部分碎片,集满碎片拼出一幢社区内的老洋房后,即可获得武康路明信片一套,并且还可通过‘摇一摇’获得辖区单位、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当季票。”我当时就想:这会不会是上海弄堂的新风情呢?如今这弄堂的新风情正成为上海文化的软实力,只是没有了林妹妹。但戏迷们如我父母都认为:王文娟和武康大楼的故事理应成新导游词!

赵志刚回忆:她总是像亲人般出现

一代越剧宗师王文娟以95岁高龄远去,去和百岁诞辰的孙道临先生在天上团聚了。尽管如此,还是引发了越剧界和文艺界的普遍悲痛和感伤。越剧(沙漠)王子赵志刚在当天就在朋友圈连发三条缅怀信息,述说王文娟前辈的艺术功勋和其忘年交的友谊。

越剧艺术家赵志刚(右一)和王文娟、孙道临在宁波留影。 供图|赵志刚 

香港回归那年,赵志刚正好是我在市委宣传党校的同班同学;根据当时党校领导的提议,我俩还是理论联系实际(我理论、他实际)的结对伙伴。沙漠王子很认真地给我讲解越剧的四大流派,其中就包括王派;不过我还是在聆听时无法区别。党校学习时间不短,为了丰富精神生活;我倒是给沙漠王子写了四段唱腔《走在自己的土地上》(缅怀小平同志的),他亲自谱曲后就在梅陇文化馆举行了公演。这也是我和沙漠王子第一次的成功合作,尽管他觉得很奇怪即我不懂越剧但可以写越剧唱腔;后来他的佳作也常由我撰文分析艺术魅力。

上海举行王文娟前辈告别仪式后,还尚在情绪波澜中的赵志刚接受了我的采访。他充满深情地回忆:自己和王文娟前辈曾经是上海越剧院的同事,两人在艺术和工作中有深度合作,同时在寻常生活中情如母子;他也一直称呼王文娟为“姆妈”,两位艺术家是因拍摄电视越剧艺术片《庵堂认母》时候结下母子缘的,而这部越剧艺术片的影视顾问恰恰是孙道临前辈。

赵志刚对我强调说:“王文娟前辈是一位非常和蔼可亲的艺术家,相处中仿佛不是一代宗师这样的身份,她总是像亲人般出现在你的身边。给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王老师的孜孜不倦。比如说在排练拍摄的间隙,她一定是在看剧本、背唱腔,以及跟导演探讨下一个镜头如何拍摄,然后不停地揣摩自己的角色感。而一代宗师对艺术的这种执着,真的是让我特别感动。”赵志刚回忆:《庵堂认母》是在宁波、在酷暑中拍摄的,条件特别的艰苦!“没有空调!拍摄期间经常衣服都湿透了,但吹干后坚持继续拍摄”!

供图|赵志刚

条件特别艰苦的场景似乎经常发生!艰苦到什么程度呢?正好王文娟传记的作者、新民周刊资深记者王悦阳赠送了我这本传记。

在《明月千里共婵娟 王文娟》一书中,王悦阳史诗般的记录下了王文娟的回忆,如拍摄古代才女孟丽君题材的电视剧之时:“我以七十岁高龄扮演十七岁的少女,每天凌晨即起化上三小时的妆。拍戏中,常常头顶烈日,在四十多度高温下一拍五六个小时,里外衣衫湿透;因化妆缘故中午不能吃饭,两个半月中我只能吸流汁充饥;有时拍摄大半天中不能喝口水也不能擦汗”。对此,始终伴随她的孙道临先生也禁不住感叹:“两个半月就拍成相当于五部电影的艺术电视剧《孟丽君》,一言难尽这千辛万苦啊!”

作者获赠新民周刊记者王悦阳的传记著作《王文娟》

而赵志刚说:“和其他前辈的越剧艺术家一样,王文娟老师在我的整个艺术生涯中间,对我和其他青年演员都倍加关心和爱护,一路之上如同搀扶着学子们一路走来、走向舞台的中心位置。艺术上给了我们很多珍贵的提携和指点,生活中也是给予我们很多的亲切关怀。”赵志刚还很自豪地强调自己参加了王文娟前辈的流派演唱会,那是一个剧种的集大成者、是越剧在海派文化舞台的时代巅峰!

千里共婵娟:一个时代正在远去吗

王悦阳的《明月千里共婵娟 王文娟》,是本厚重的艺术家传记。此书为我们这个时代留下了一代宗师的艺术探索、人格风范、报国情怀和伉俪情深的诸多佳话,如同美酒,不知不觉中就让人陶醉了。此书是上海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推出的海上谈艺录丛书中的一本,并于2016年8月由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推出首版。

最早向我推荐王悦阳这本艺术专著的,是我在复旦大学历史系的学长、上海市文联副主席沈文忠。对于王文娟的远去,沈文忠在接受我采访时,无比惋惜地说:“她的离去代表着一个时代就这么过去了,就是那个曾经越剧表演大师如林的第一个辉煌的时代正在离我们远去。现在,在全国也很难找出像袁雪芬、傅全香、徐玉兰、王文娟这样的海内外著名的泰斗级艺术家”。

关于夫唱妇随,沈文忠很感慨地说:“一个是嘉兴才子,一个是嵊县佳人;他们的婚姻、他们的相濡以沫,被艺术家们赞誉为舒伯特和林黛玉合写的诗篇。”他还希望我能够就“孙道临王文娟伉俪、两位大艺术家如何互相滋养和共同服务人民,做一番新的探究。

沈文忠出席文联主题活动中发表贺辞

和很多越剧爱好者一样,沈文忠自己特别赞赏王文娟的格言是——“做戏复杂点、做人简单点”。他认为:这么十个字、朴素的一句话,正是王文娟老师一辈子做事演戏的准则。即只琢磨艺术,而不去琢磨人、琢磨人情世故。王文娟老师把所有的精力和智慧,都奉献给了她热爱的艺术、舞台和人民;越剧事业和上海的海派空间才成就了这样一位了不起的艺术大家,她的楷模风范特别让人难忘!

沈文忠的感慨,让我很受启发。不过,对于他所说“一个时代正在远去”的判断,我还是有些不甘心。于是,我进行了必要的社会调研。但是调研显示:越剧在社区和在世博后这一代的现实影响力,还是不怎么理想的。

有151年历史的徐汇区著名学堂汇师小学校长宓莹就告诉我:其一千多位汇师学子里,就没有发现谁在学习越剧、也没有家长鼓励孩子学唱越剧;她自己感觉明显不如国粹京剧文化的传播力度。

邻近的天平街道少工委主任丛海燕则告知:天平街道党工委还在坚持传承越剧,重大纪念性时间节点和主要假期都会上演越剧小品。不过,丛海燕还是担心孩子们在功课压力下会逐渐远离传统戏剧,如同方言的待遇。

丛海燕和市人大代表、天平街道党工委书记高路探讨社区艺术传承话题

郊区的传承越剧情况如何呢?好像也不妙!金山朱泾第二小学校长孙翠英本人是王文娟的戏迷,从小就跟着妈妈每趟要坐三个多小时的车到市区看越剧。但如今,朱泾二小和汇师小学一样没有孩子学唱越剧。孙翠英还说:她可以动员孩子们学唱越剧,但跟谁学呢?专业性的师资从哪来?我知道上海越剧院的越剧一团和全国文明村朱泾镇大茫村是文明共建结对伙伴,能否请越剧一团到校园里去传授呢?对此,朱泾镇党委副书记韩亚弟和大茫村党总支书记沈建明表示:如果能实现当然好!越剧是江南艺术和海派艺术的代表,就像上海话一样不应该失传。

上海越剧院越剧一团党组织在朱泾镇大茫村,举行越剧艺术下乡活动

持同样观点的还有特级校长、金山中学党委书记徐晓燕和全国劳模、大茫村老支书钟孝铭以及金山区人大代表、企业家李长虹。

作者在朱泾镇调研时,和当地干部、越剧迷一起缅怀一代宗师王文娟

他们都深情地回忆:王文娟大师曾经光临过朱泾镇和金山中学,那是2016年12月16日;一同来的还有曹鹏、叶惠贤和茅善玉等艺术家。

在金山中学大礼堂的舞台上,王文娟大师不仅热情洋溢地发表了希望越剧艺术得到良好传承的愿景,还清唱了一段令人难忘的戏文。这些场景如同烙印般的留在大家的脑海,就像她永远活在人民的心里。

金山区人大代表李长虹(红衣者)种下一棵红豆杉,以寄托乡亲们对王文娟大姐的缅怀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